【狗崽】Advertising Love 17

*快要搞上啦 撒花~



“就这样吧。你们回去拟个正式的方案给我,脚本按照妖狐说的来。”大天狗合上自己的笔记本,将派克笔收进西装口袋,并不再做过多商讨。

妖狐恍惚着听他说话,耳朵尖还在因刚才他附在耳边说的那句话微微发热。

他这是……莫名其妙地被自己前男友给撩了?

这又是什么神展开,砸的他简直猝不及防。

内心却又不知道是先该生气,还是……害羞。

是的,他不得不承认,某一瞬间,他清晰地感受到了自己的心脏加快了跳动的节奏。

上一次有这种感觉,已是很多年前,同样由眼前这个人触发。阔别了太久,久到他几乎认为自己快要失去感知心动的能力的时候,它又突然而至,一丝不差地回归他的胸腔,同当年无二。

依然是因为眼前的男人。

他耗时这么多年一砖一瓦筑起的堡垒,在他以为早就坚不可摧的时候,却依然可以仅仅因为这个人的一句话,溃不成军。

 

“妖狐?妖狐?”

耳边响起夜叉的声音,他心焦的厉害,这下才回过神来。

“愣什么神呢?”夜叉和判官已经收拾好东西,正准备离开的样子,“既然你们约了单独聊,那我跟判官就先走了啊,晚上等你回来开会。”

“哦……啊?什么?”他还没完全清醒过来,反应了一下才抓住重点,“什么单独聊?”

“我们昨天不是约好了吗?”大天狗从座位上起身,笑的一脸人畜无害,“我们之间有一些‘问题’要处理。”

妖狐想开口反驳,又看到另两人正一脸疑惑的打量着他们,怕被看出端倪,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今天劳烦你们特地走一趟了。给二位安排了司机,待会儿请让我们送二位一程。”大天狗看妖狐不做反应,愈发得寸进尺,竟客客气气地送起客来。

妖狐有气不能发作,睁大了眼瞪着眼前胡扯的男人,快给他瞪出两个窟窿来。

 

“你到底想怎样?”

大天狗让雪女送两人下去坐车,吩咐完后回到会议室,正对上妖狐一张写满怒气的脸。

大天狗盯着看了他几秒,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云淡风轻道:“饿了吗?想吃日料还是西餐?”

妖狐:“……”

“牛排怎么样?附近有家霜降牛排很不错,很早以前就想带你去了。”

很早,以前。

他敏锐地抓住了这两个模糊不堪却又意味深长的字眼,已经不知道该从哪个角度去思考大天狗。好像无论哪个都没法解释他从出现至今的种种奇怪言行。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他理了理扰乱的思绪,决定不能被对方带着节奏走。

大天狗双手环胸,深深地望向妖狐,似乎要将他连骨带肉全部看个透彻。

几秒钟后,他突然走近他身边,一把抓过他的手臂,一边牵着他往外走,一边霸道又蛮横地说道:“先陪我吃饭。”

 

傍晚的阳光细碎地透过洁白的障子纸,在窗栏上投下模糊的剪影。

妖狐在一片空明悠扬的音乐声里看着窗前的影子反省自己,怎么不加反抗一下就被大天狗带着过来陪他吃饭了呢?

一定是因为那种心跳加速的感觉再次不期而至,攫取了他所有思考的空间。

 

“前菜要熏蛙鱼,鸡尾杯,再加一个奶油蘑菇汤,配菜……”

妖狐撑着下巴,看着眼前的男人无比熟稔地点着餐,从他的角度可以看到大天狗低垂着眉眼的侧脸,阳光打在他的身上,使他纤长的睫毛在眼下投出一片阴影。修长的手指划过菜单,他正用那把清越优美的嗓音跟侍应生报着菜名。

当真是……赏心悦目。

饶是妖狐此时心中对他充满了意见,也不得不承认,眼前的男人,实在是会让人失去抵抗的。

“两份霜降,三分熟。一份浇红酒汁,另一份蓝起司汁,”大天狗合上菜单,“就这些,请尽快上菜。另外请帮我们开一瓶Krug,谢谢。”

将菜单递给侍应生,回头正对上妖狐望着他发呆的模样。

大天狗眼里漾起笑意,唇角上扬,调笑道:“看够了吗?”

妖狐瞪他,红着脸收回目光,取过桌上的柠檬水灌了几口以掩尴尬。

 

五点多,对一般人来说尚有些早的用餐时间。餐厅人不多,因而他们的菜也上的很快。妖狐慢吞吞的往嘴里塞食物,这一桌可以抵普通人一个月薪水的昂贵美味,却让他有些食不知味。

蛙鱼、奶油鸡酥盒、约克郡布丁……一整桌缤纷灿烂的菜肴,皆是按照他的喜好点的。

就连牛排配蓝起司汁的习惯,甚至是前几天发布会上他偏爱的Krug……他都一丝不差的记着。

妖狐有些恍然,大天狗这幅事无巨细殷勤献好的样子,只能让他联想到一种可能性。

却又荒唐得令他不敢正视。

“不好吃吗?”大天狗见妖狐捏着刀叉并不怎么动眼前的牛排,疑问道:“我记得你以前很爱吃这个。”

妖狐愣了愣,说道:“……是吗,我不记得了。”大天狗总是有意无意想提示他们的过去,让他感到有些心烦。

其实他现在还是很喜欢,筋肉焦脆的肋眼是他的最爱,油花丰郁,Q弹劲道,每一口都是给予味蕾的至上享受。

但大天狗这么问,他就莫名地想要有点借题发挥。

他戳着牛排,意有所指的回道:“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喜好也早就变换不知道多少轮了吧。”

大天狗闻言,切牛排的动作顿住。

眼底有冷光闪过,但转瞬又被他掩饰过去,勾着唇角淡淡的笑着。

他不说话,笑着取过妖狐面前那一叠牛排,给他一刀一刀细致地切分牛肉。

边切边道:“喜好么,的确会变,”肥厚的牛肉在他灵巧的动作下被整整齐齐地分成了小块,大天狗专注的看着盘子里的肉,话却是对着妖狐说的:“但是尝过了山珍海味,还能看得上粗茶淡饭吗?”

整块牛肉终于全部切完。大天狗将它放回妖狐的面前:“你再尝尝看。或许你会发现,你原先喜欢的,现在也一样喜欢。”

 

眼前是齐刷刷列在盘里的牛肉,耳边传来大天狗带着蛊惑的嗓音。他赤果果、明晃晃地带着暗示意味的话,让刚才那个极力压下的危险念头再次冲破桎梏占据了妖狐的脑海,强烈到让他隐隐不安。

某种可能性或许并不仅仅是可能,而是他一直不愿意正视的事实。

“你到底想做什么?”妖狐放下刀叉,目光直视大天狗。暗中斡旋使他心力交瘁,他终于将一直以来萦绕盘桓的疑问抛上明面,只想求一个痛痛快快、明明白白的答案。

 

大天狗用雪白的餐巾擦拭自己明明干净的纤尘不染的手指。

极尽优雅又似乎透露着某种危险的讯息。

他紧盯着妖狐,目光里有灼热的温度。

“妖狐,我以为你这么聪明,应该早就能够看出来,”他终于放下餐巾,取过高脚杯慢悠悠的晃着里头猩红的液体,一字一顿道:

 

“我想追你啊。”

 

 


评论 ( 6 )
热度 ( 125 )

© 一碗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