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崽】Advertising Love 16

第二天还是不得不去赴约。

但不是他一个人只身去的,妖狐假传圣旨,拉上夜叉和设计部的判官一起,说是大天狗让他们一起去讨论细节。

两人不疑有他,以前客户约谈基本都是他们这个组合,哪能想的到这次的客户其实只想约一个人去。

大天狗公司离得并不远,坐车十几分钟就到了。

 

妖狐在楼下望着一整栋高耸入云的摩登大厦——据说整栋楼都是他们集团,不禁唏嘘。以前上学那会儿只知道他是有钱人,也是后来才知道他还不是个一般的有钱人。这么大一个财团,统共就他一个继承人,虽然现在挂了个市场总监的名号小打小闹,但妖狐知道,不出多久,他将会是这整片商业帝国的主人。

命运从来都不是公平的,有些人为了柴米油盐奔波操劳精打细算,又偏偏有的人自出生就带着别人给他准备的金山银山,从始至终都站在食物链的顶端。

“啧,这SSR真不愧是大财团,他们总部不是在J市吗?这儿的分公司都整这么气派,总部得辉煌成什么样儿?”显然唏嘘的不只是妖狐一个人,夜叉在一旁啧啧感叹,饶是他们这些接触惯了有钱人的都市精英,还是不禁感概这位珠宝大商的财大气粗。

 

跟一楼大厅的前台小姐确定过预约之后,三人便被带着去往21楼——他们的市场部。大天狗的助理雪女亲自站在电梯口迎接他们——依然是那副冷冰冰的模样,也依然美得毫无瑕疵。

“总监在开会,我先带你们去会议室。还请各位稍等一下,他那边也快结束了。”雪女恭恭敬敬地把他们引到会议室,又是沏茶又是煮咖啡,虽然这位助理小姐一点都不和善亲人,倒也周到体贴,丝毫不让人觉得不适。

三个人调试了一下电脑,整了整资料,又喝了几口茶水,坐下没几分钟,大天狗便敲门进来了。

他站在门口,一身笔挺西装,礼貌而不乏风度的说道:“抱歉,让各位久等。”

夜叉和判官立马起身与他握手寒暄,妖狐愣了一下,才不情不愿地起身。

大天狗伸过手,水灰色西装的袖口钉了两枚蓝宝石袖扣,衬得他整个人贵气十足。妖狐晃了晃神,脑海里回想起前两日他两在车上对峙的情景,再看大天狗,一副笑的绅士十足的模样,彷若他们就真的仅仅是和谐友爱的合作对象一般,那些过往、那些争吵,似乎都不曾存在。

妖狐堪堪的跟他搭了下手,便急匆匆收回。他板着脸道:“既然大天狗先生时间宝贵,不如我们现在就开始,快事快办,我们也好回去加紧改方案。”

“你的intern没来么?”大天狗收回手,不急着跟他们开会,倒是不紧不慢抛出一个不相干的问题。

妖狐怔住。

大天狗目光一错不错的看着他,似乎在期待着他的回答。

他心下烦躁,那天他俩莫名其妙吵起来就是因为鲤鱼,也不知道大天狗为什么突然神经错乱,对着一个还没毕业的小姑娘染上莫名其妙的敌意。他觉得他不可理喻,一个实习生而已,有事没事针对她做什么?

“这种场合不需要带intern了吧,她才工作几天,又不懂这些。”

“是吗,才工作几天...”大天狗似乎很满意这个答案,心情不错的样子,他笑着带他们落座:“那我们开始吧。”

妖狐觉得他可能是真的有病,一天天的喜怒无常还爱思维跳跃,从小养成的那点公子病25岁了还是那么显而易见。

他撇了撇嘴,打开笔记本听夜叉给大天狗瞎扯。

 

 

按照DY这边项目策划与设计的构想,是打算出一个视频短片,时间控制在三分钟以内。视频挂在官网循环播放,以及用于其他社交媒体平台上的宣传——这些属于线上。至于线下,则会在高端商场内的液晶屏进行播放。三分钟的视频不适宜作为电视广告,所以传统广告这一块暂时不涉及,而是专注放在了digital方面。

 

“SSR是大品牌,”大天狗打断夜叉的演示,“专注digital忽视传统广告似乎有些本末倒置。”

“不,”妖狐抓住了重点,反驳道:“并不是忽视。而是时间顺序的问题。现下最重要的是宣传要搞出来,在这一点上,你一个做市场的应该比我们更清楚——目前的状况来看,digital要比传统广告效益高得多。”

“况且,”他顿了顿,又继续说道:“上电视的必然以最高档次制作,前期找团队、后期上头审核,时间上太过紧凑,紧赶慢赶出来的作品,质量可想而知。”

大天狗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

“电视广告可以在产品正式上市后慢雕细琢,但宣传视频必须趁早制作出来,这是最合适的方案。”

“这样...”大天狗转着手中的派克笔,似乎在思考,“如果这样,你们能保证宣传视频一定出彩么?”

夜叉和判官眼里闪过惊喜,知道他们这位大客户差不多是接受这个方案了。

“那当然,”夜叉打开PPT,“这个layout您应该看过。我们之前邀请了戏剧学院编剧系的博导一起讨论脚本,选出几个我们认为比较独特且吸引人的idea做了这个layout。具体方案还是由您定夺,确定后我们会让博导出一个正式的脚本。”

“哦?”大天狗顺着指示看向投影仪,“这个我看过。有一点我不太明白,”他用手指轻敲桌面,“第十三页是怎么回事,貌似和前后衔接不上。”

夜叉一惊,他跳转到十三页,果然被大幅修改过,他想了想才反应过来,这应该是妖狐做的。

 

“……是我改的。”一直没出声的妖狐突然道:“抱歉,昨天改的急,没有好好整理前后联系。”

夜叉和判官皆一脸疑问,只有大天狗饶有兴味的看着他。

“这个idea原旨是想通过时计提醒人们时间飞逝,但是我觉得...”妖狐顿了顿,继续不紧不慢道:“这是毫无意义的。并且毫无新意。倒不如改成表达提醒人们应该忘记时间,好好享受当下的美景的意旨。”

大天狗挑眉:“哦?一个手表广告,却要让客户忘记时间,不会显得诡诞不经吗?”

“乍一看的确如此,”妖狐丝毫不因质疑而有一丝心虚,依旧底气十足:“但这样也很出位不是吗?广告的第一奥义——攫住眼球,不按常理出牌,才能做到这一点。”

“况且,”他起身,走到大天狗身边,将一张彩打的纸张递到他面前。

大天狗取过纸——那是直接从他们的产品册上扫描下来的表图,是这个系列主打的一只表,亦是最昂贵的一只。

这是针对女性推出的高级珠宝腕表。表壳、表链、表盘和表冠都是由18K白金打造,表盘镶嵌110颗小钻石,表耳铺镶212 颗,同时点缀着珍珠,精致典雅,又极尽奢华。

“这款腕表,本身就被上面璀璨的珠宝喧宾夺主了,”妖狐继续解释:“会入手这款腕表的女性,你觉得是因为时计本身,还是更多地因为它奢华至极的美丽外观呢?”

 

啪。啪。啪。

大天狗没有回话,而是鼓起了掌。

不用多说,他就完全明白了妖狐的意思。

以手表的豪奢与美丽作为重点宣传,而不是时计本身。

偌大的会议室突然响起了掌声,另外三人都有些怔住。

“很好,”大天狗停下鼓掌,紧盯着妖狐,目光里是毫不掩饰的赞赏,“impressive。”

一个单词概括了他对他全部的不加掩饰的发自内心的欣赏。

妖狐扬了扬嘴角,眼里略过骄傲的神色,回道:“谢谢。”

 

起身离开的时候大天狗一把拽住他的手臂,将他整个人拉低。

嘴唇不偏不倚的正好触碰到妖狐的耳廓。

 

灼热的气息悉数喷薄在他的耳边,带着那一汪清朗醇厚的动人嗓音。

“虽然应该有很多人同你说过,但我还是想说,”大天狗趁着夜叉他们整理资料没有注意这边的间隙,凑近他耳边,用刻意压低的声音道:

“妖狐,你真的很优秀。”


评论 ( 6 )
热度 ( 116 )

© 一碗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