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崽】 Advertising Love 14

*恢复更新,这章过渡章



该如何对恋人这一词下定义?

牵过手,接过吻,做过爱。

如果这些步骤都完成了,那便可说已经达成了成为一对恋人所需的考核标准。

 

但妖狐觉得这几项标准放在他与大天狗的身上并不适用。

他们在一个混乱的夜里一蹴而就地完成了所有这些步骤,但他却觉得,他们之间,离“恋人”这个词汇仍旧隔着不可逾越的距离。“前男友”这样色彩强烈的词汇套在大天狗身上,到底还是牵强附会。

尽管他20多年的人生里习惯放纵享乐不谈真心,但他也很清楚,这些标准使用的前提,需要以感情为基础。

而他与大天狗之间是不存在这种东西的。

这份作为基石的感情所需的要求太过严苛,它不仅需要浓烈到某种特定的程度,亦必须是相互而又对等的。

显然他们连最基础的要求都达不到。

前半年的时间里,是他单方面的掏心掏肺,那些精心修饰出来的爱情幻像又在一朝一夕被大天狗毁于一旦,从此本末倒置。

 

……真心么?

他是不愿意承认的。

趋近大天狗是出于美色的吸引,半年的追逐则是因为玩闹的心理。

——直到今天,他依然用这样一个理由说服自己。

至于为什么后来这么多年的时间里,他再也没有遇见一个令他怦然心动的人,再也没有与任何人发展出一段稳固的恋情,他则认为是浸淫社会太久,校园里那些青涩懵懂早已消耗殆尽,心态也早已在潜移默化中完成了不可挽回的改变。

广告这一行水深,人与人之间习惯带着面具打交道,逢场作戏远远多于真情实感。他整天游离于这些虚与委蛇,久而久之也难免有些同质化。巨大的工作量占据他从见习开始到至今的大部分生活,不需要刻意逃避,他就可以坦然遗忘与忽略关于感情的任何问题。

 

与大天狗的初体验并不快乐,也没有任何幸福感,甚至让他在事后升腾出一股类似于仇恨的情感。这半年多的经历用粗鄙一点的形容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他心心念念想上的美人,反过来把他给上了,比起不甘心,更多的还是作为男性的自尊心在这段关系里受到了重挫。这股意难平让他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对大天狗怀有一份敌对的情绪,KTV那一夜之后,他刻意躲了大天狗好几天,对他的问讯一概不听不理,见了面也全当陌路。

 

闹了几天别扭,五月如期而至。他们专业开始了轰轰烈烈的社会见习。妖狐拿着记录学校安排的见习点的薄纸,连看都没看一眼就团成团扔进了垃圾桶。

按照传统,他们学校会与一些企业合作,吸纳一批大三大四的学子进行实习。但并不是强制性的,爱去不去全看学生意愿。这些企业里边不乏知名公司,每年总有学生争着抢着要去。妖狐在他们专业综合素质算是相当突出,深得导师喜爱,见习点名单下放的时候,广告学的老教授主动提出要给他写推荐信,让他去本市一家4A做AE实习生——那是这一批名单里最好的广告公司。

如果没有大天狗这档子事,他应该就随波逐流去了——一流的广告公司,有老教授推荐还不用挤破头参加繁琐的面试直接就进,多么省事。可这几天大天狗总是旁敲侧击想跟他说什么,又总是莫名其妙出现在他周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让他又想起KTV那不堪回首的一夜,下身好不容易养好的伤似乎又开始隐隐作痛,让他气不打一出来。

那几天他只要一想起大天狗就全是令他怒火中烧的不悦记忆。

所以当他婉拒老教授的建议,毅然决然买了车票前往D市的时候,他并不否认这是出于一种逃避。

走得越远,或许就能越快忘记那些不愉快的东西吧。

 

 

妖狐也没有想到,他这一走就走了那么多年的时间。

一小时的飞行时间,三小时的轨道交通距离。

他走的不算太遥远,但足够他与J市的一切拉开距离,包括大天狗。

一开始并不顺利,抛弃了学校与导师给予他的那些便利,便意味着一切都要靠他自己打拼。DY是业内一流的广告公司,顶尖大学的顶尖学子抢破了头要进的那种。尽管妖狐携着重点大学重点专业的光环而来,没有背景没有人脉的他也依旧经过了一轮又一轮艰苦的面试鏖战,才站到了最后。来到陌生的城市,最困难的莫属于要重新构建一个人际网络,20出头的年纪就要学会在一个满是人精的世界里周旋,如履薄冰,小心翼翼。刚来的时候,那点按日薪结算的实习薪水连房租都不够付,妖狐和另外几个实习生蜗居在一个天花板多处漏水的廉价简装房里,这样的境况直到他大四转正之后,才总算得以缓解。

 

再次回忆起那些日子,妖狐自嘲般地觉着自己颇有些“情场失意事业得意”的味道。尽管情路不畅,求职道路虽然坎坷,倒是一路披荆斩棘又过关斩将的,从见习到正式工作,全都十拿九稳。他热爱广告,热爱自己的工作,将大学里那些专业素养发挥的淋漓尽致,撇开那些情情爱爱是是非非,工作上的他整个人都熠熠生辉。

有时候他会自我安慰,和大天狗的这一出闹剧,也算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了。

如果没有当年的远走高飞,哪来的如今飞黄腾达呢?

 

 

……

思绪如拧开了水龙头般哗啦哗啦涌来,妖狐用枕头闷着脑袋强迫自己清醒,才总算从梦境与回忆肆虐的清晨里彻底回归现实。

他摁掉响个不停的闹钟,坐在床上消散了一会儿残余的睡意,然后起身收拾洗漱,打算开启按部就班的工作日程。

妖狐边吐着满嘴薄荷味的泡沫对着镜子刷牙,边拿着pad浏览工作邮件。最新的邮件是妖刀发来的,时间显示是凌晨两点。

亡命广告人看来是又亡命加班了。

 

他昨天跟大天狗不欢而散,回了公司也没什么心情工作,处理完几个邮件就回去了。他又往下翻了几个邮件,看应该是没耽搁什么工作,才点开妖刀的邮件细细浏览。

 

那是一份大天狗那边发来的企划书。


评论 ( 3 )
热度 ( 104 )

© 一碗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