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崽】Advertising Love 13

*继续预警:有肉渣 因为并不是什么美好的初体验所以只粗略描写一下。以后正式一起了会再好好炖肉 

*意识不清下并不是双方你情我愿下的H,注意避雷。


13

 完整戳:http://wx3.sinaimg.cn/mw690/611acb1cgy1ffh4sd2rigj20c83sd7nu.jpg



“对不起啊,”妖狐用脚尖踢走一块路边的石子,“这事是我做的不对。”

良子看他似乎是喝多了的样子,站在路边摇摇晃晃地,不忍心再责怪他,“行了别说了,谁管你们那点破事?”她朝远处开过来的的士招手,背对着身对妖狐道:“你们老这么耗着也不是事儿啊,有机会还是好好谈谈吧。”

的士在他们身边停下,车前灯晃得妖狐头疼。他没有回话,给良子打开后座的车门,送她上车之后又小心翼翼地合上了车门。良子摇下车窗跟他作别,嘱咐道:“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都喝多了。”

妖狐点点头,目光涣散地看着车子驶离。

 

他确实喝多了。回到包厢的时候找了好几次门牌号都没对上,最后磕磕绊绊的才总算认清了数字。

推门进去的时候又怀疑自己走错了房间。

本来挤得满满当当的包厢这时候空空荡荡,啤酒瓶和零食包装袋散乱了一地。

他眯着眼晃了晃脑袋,再抬头看大天狗正双手环胸坐在沙发中央时,才确定自己没有走错包厢。

“他们说要去烧烤,等了你一会儿没上来我就让他们先去,到时候我再带你过去。”

不等他提问,大天狗率先跟他解释了。

妖狐迷迷瞪瞪的点头,寻了个位子坐了下来。

他懒洋洋地打量着大天狗,酒精的作用在这时候完全发散出来了,头脑一片晕乎。又想起来自己离开前他同自己针锋相对的场景,脸色便不太好看。

“怎么是你等我啊?我们很熟吗?轮得到你么?”

他这话说的很放肆,是大天狗认识他这半年从未见过的嚣张放肆。

要是在以往,哪次不是他好声好气哄着他?这下酒后露真性,竟是连一直以来精心伪饰的面具都被揭了开来,露出他原本该有的鲜活的、张扬的样子。

大天狗竟然觉得他这幅真实的模样似乎更加有意思。

他饶有兴味的回他:“不熟?你跟在我身后软硬兼磨了半年,你说我们熟不熟呢?”

这话像是触到了妖狐的逆鳞,脸色瞬间沉了下来。拒绝他之后又来参加聚会,本就很不给他面子,现在又一而再再而三的针对他,妖狐从下午开始就憋着的气再也按耐不住。

“大天狗,”他眼神渐渐清明过来,“你是不是觉得这么吊着我很有意思?”

“你很享受被我前呼后拥追着捧着的感觉吧?虚荣心特满足吧?”

“你知道吗,你这种放任我追求又爱答不理的样子要是换做女生会被人叫做什么吗?你就是一个绿茶…”

“闭嘴。”妖狐肆无忌惮地瞎扯一堆,终于引向了大天狗最不愿触及的地方。

“不是这样。”他的声音冷了几分。

“哈哈哈,”妖狐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在沙发上笑的四仰八叉。“是我小瞧了你。”他笑完又换上认真而又凌厉的表情:“你倒是摸着良心问问自己,我刚才说的话,有哪一个字说错了?”

大天狗摸到一罐还残存着酒水的啤酒罐就往喉咙口罐。他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他喜欢现在这个放飞的妖狐,但太放飞了,每一下都直戳他的痛处,让他无可遁形。

“怎么?扎你心了?”

对方并不打算放过他。

“那么你来说说啊,我们的高岭之花,”

“你说你到底想怎么样啊?”

“我不知道,”大天狗觉得这太累了,他连自己对妖狐是什么心思都还没有搞明白,要他怎么做这个指向结果的决定?

“我不知道。”他又重复了一遍。

“你可真有意思,”妖狐被他气笑了,他摸到他身边,凑近他身边捏着他下巴:“你是吃准了我会一直由着你是不是?谁给你的自信啊大天狗?真当自己万人迷啊?”

他拍了他的脸,继续大放狂言:“你以为你除了这张脸还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你以为全世界就你一个人长得好看么?你知不知道,出了这个门,有多少像你这样的美人等着我上呢?”

一直在努力维持平静的大天狗,终于因为这番话崩断了最后一根理智之弦。

他觉得他终于抽丝剥茧寻到了妖狐那点捉摸不透的心思——他只是看他长得好看,想要一个美丽又温顺的床伴而已。

费尽心思对他展开各种温柔攻势,都是披在这层龌龊心思外的虚假外衣而已!

大天狗的气息都紊乱起来。

他一个翻身把妖狐压倒在沙发上,目露凶光的盯着身下的人:“这就是你想要的吗?”

妖狐被他一个甩身撞得天旋地转,加上酒精上头,刚才那好不容易恢复的些微清明又尽数散去。他迷迷糊糊地听到了大天狗在问他话,可他已经无法辨析他问的是哪一个问题。

他挣扎着想要起身,可一个醉酒的人那点力气哪比得上一个清醒的身强体壮的少年。他被大天狗锢的死死的。

对方还在锲而不舍的追问:“回答我,是不是。”

是什么是啊!

妖狐简直要崩溃了,喝酒的副作用这时候完全显现出来了,他本来酒量就不算好,今天还灌了这么多,现在哪抵得住醉意侵袭。

他仰倘在沙发上,承受着一个一米八多少年的重量,头顶是旋转耀眼的灯光,他整个人晕的连眼睛都快睁不开。

“是...是这样...所以你什么时候放开我!”

得到肯定回答的大天狗楞了一瞬。

他没想到妖狐根本没否定他那点污秽的心思,因为和妖狐争吵迷乱了心智的他也没有去细究在这样的状态下说出的话有几分真几分假。

妖狐平时的作态让他对他此刻的承认没有一丝怀疑。

果然是这样。

大天狗怒极反笑,突然有了那么些释然的情绪。

他低下头看着身下神色迷离的人,觉得自己此刻也在酒精上脑。



评论 ( 8 )
热度 ( 86 )

© 一碗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