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崽】Advertising Love 04-05

*抱歉久等了 之前被吞掉的第四章和第五章一起发一下 不知道到底是哪里戳了lof的G所以也不确定这次会不会再和谐……先这样吧。

*前文链接就不发了 翻一下我前面的文章就能看 啵啵

*下次更新应该在周末了 这两天实在有些忙(鞠躬


04

一行人客客气气的寒暄,妖狐混在里边沉着脸看他们挂着虚伪的笑脸相互吹捧。

在一般情况下,他应该是这群人当中最擅长这件事的人。

可今天要吹捧的对象是大天狗,他顿时就五味杂陈演技丧失了。

大天狗只带了一个秘书过来,是个看上去跟他差不多大的大美女。在他们的介绍中他知道了她叫雪女。

妖狐在心里腹诽,真是今时不同往日,这家伙如今一副人模狗样,连个秘书都貌若天仙。

心里好像有些不平,却又追究不到源头在哪里。

直到他们全部落座,连身边的夜叉都觉察出了不对劲。他趁着对方落座的间隙凑近妖狐,低声问:“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妖狐回过神,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不是身体不舒服,是心里不舒服。

但他决定顺着对方的误会接下去:“嗯,可能空调打的太低有些着凉,”他看到大天狗还在跟妖刀她们交流,并未注意到他这里,赶紧接着对夜叉道:“我嗓子不太舒服,等下你跟他们讲方案吧,抱歉。”

夜叉瞪了他一眼,想问他今天是不是吃错了什么药,以前可从没出现过这种情况。按他以往拼命三郎的劲,哪怕高烧200度,也要爬起来见客户。

可眼下客户那边已经在会议桌另一边坐下,端坐着等待这场谈判开始。

夜叉不再细究妖狐今天到底哪里不对劲,将手头的文件一式一样给桌前每一个人都发了一份。然后他走上台,点开休眠的笔记本开始演示PPT。

夜叉是项目组的,对方案的熟悉程度比妖狐还要多几分,他一下就进入状态,口若悬河地站在液晶屏前侃侃而谈。

妖狐在下面心不在焉的偷瞄坐在自己正对面的大天狗。对方静静地听着台上的人一套一套讲的头头是道,神情专注的看着屏幕上滑过的演示文稿,他面无表情,修长的手指时不时抚过下巴,妖狐无法从表面上分辨出他到底是感兴趣还是觉得无聊。

他是真的跟以前不一样了。妖狐默默地想。

其实那张脸跟从前几乎是没有一丁点变化的。他高眉深目,轮廓深邃,皮肤却极其白皙,这让他看起来像是油画里走出来的欧洲贵族,又像是少女漫里令人怦然心动的男主人公。

这样的长相,无论是五年前还是五年后,都足以令女孩尖叫。

只不过五年前那个爱穿白衬衫休闲服的少年,如今摇身一变,褪去一身青涩,真正长成了一个男人。他身着昂贵的定制西装,高高在上,纤尘不染。

这样的大天狗于他而言是熟悉的,又是全然陌生的。岁月没有在他的容颜留下分毫痕迹,却将他的气质塑造的焕然一新。

妖狐有些恍然。

 

“咳,”一旁的妖刀轻咳出声,用手指敲了下桌面,“妖狐?”

妖狐从神思之中被拉了回来,顿时对上一屋子都锁定在他身上的目光。

他这才注意到夜叉已经结束了自己的演讲,正站在台前撑着桌子同其他人一道打量着他。

一时之间有些窘迫。

但他的职业素养令他很快转换过来。

他知道介绍完公司情况、演说完方案之后,这时候该轮到他来添火加柴了——前面的东西都是千篇一律的,要说服客户得循序渐进,还得给对方留下一些印象深刻的东西。

他整了整衣领,拿起一叠文件起身,恭恭敬敬地双手奉上递给大天狗与雪女。

“这是我们团队今年制作的几个案例。如您所见,”他顿了顿,“这里挑出来的都是互动营销的案例,也是我们这次策划方案的重头。”

大天狗低头翻了两页,又抬头看了他一眼,示意他继续。

“传统广告如今正在走向没落,这是人尽皆知的。而大数据时代,互动营销不仅来势凶猛,大有喧宾夺主之势,它的前景同样是不可估量的。”

要不说他是天生为这个行业而生的男人呢,前一秒还在被前男友勾人心魄的眼神打量的心绪紊乱,下一秒就能将那些心不在焉的情绪收拾的干干净净,十拿九稳地站在目光中央侃侃而谈。

大天狗紧紧地盯着眼前的人,他自信满满、胸有成竹,整个人都像在发光。他觉得自己根本无法移开目光。

那人还在滔滔不绝:“每个案例后面都附上了CTR、CPC和eCPM,您可以清楚地看到,这几个小小的case,最后带来的收益有多么庞大。”

他说完最后一句,目光灼灼的盯着大天狗。下巴微微扬起,看上去有些傲慢。

像只骄傲而又狡诈的小狐狸。

大天狗脑子里冒出这么一个念头。他甚至觉得,对方背后还有条毛茸茸的大尾巴正在调皮的摇来摇去。

他定了定心绪,啪的一下合上文件。

妖狐微怔,他这是看完了?

还是懒得看,看见合作对象是自己ex其实一开始就想把合作搞糊?

完了这次合作是不是得黄了?

………………

他的大脑像突然拉开了什么闸似的一股脑往外倒弹幕,那些他刚才来不及思考的问题悉数蹦了出来。

时间静默了几秒钟。

谁料大天狗却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只是转头去问妖刀:“如果我们定下来合作,这个项目是由妖狐先生全权负责么?”

一室的人都有些微微愣住,妖狐更是满心惶惶不知他要玩什么花样。

妖刀一时也被问住了,她摸不清对方是对妖狐有所不满还是妖狐在业内的名声让他有那么点慕名而来的意思?

她回想了一下妖狐刚才的表现,似乎还算可圈可点。

于是她主观的认定应当是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点。

妖刀对自己的大客户笑的一脸灿烂:“是的。妖狐是我们公司最资深的AE之一,他的实力是业内公认的,相信他的工作能力也一定能得到您的认可。”

大天狗点点头,依然是没什么情绪的模样,他转头对雪女低语几声,又回头对妖刀几个说道:“那就这么定了吧。过几天草拟一份合同发到我的邮箱,”他示意雪女将自己的名片和一份文件递给妖刀,“这是我的名片和我们公司的一些章程,你们在拟合同之前可以先看一下。”

妖刀接过一堆纸质文件,整个人同会议室内其他人一样,皆是一头雾水。

原以为要周旋几个小时的谈判,不到一小时就敲定了下来。

 

大天狗表示自己还有其他行程,不方便再做逗留,有什么问题可以电话再联系。阎魔和妖刀姬当然无异议,同来时一样热情洋溢的非要送他出去。会议室里其他同事也是一片欢欣的模样,这是他们近来接的最大的一个客户,却是谈的最轻松的一个。

 

只有妖狐整个人都有些心神不宁。

前男友来势汹汹,而对于他到底是什么目的,自己之后又当如何同他相处,却是完全找不着北。

 

05

阎魔她们几个去送大天狗,送了好久才回到公司。那时候妖狐已经跟几个一起开会的同事吃完午饭了。

阎魔和妖刀身后跟着几个穿着蛋糕店工作服的小哥,每个人手里都提着两只大纸箱。

穿着修身西服超短裙的大美女往办公室中央一站,打了个响指:“伙伴们,都先别忙了。为了庆祝我们今天拿下一个大客户,我请大家吃点心!”

霎时一群人从办公椅上飞蹿而出,跑到休息区的长桌前,眼巴巴的看着工作人员将一只只金黄鲜嫩的凤梨塔从纸箱里取出,整整齐齐的摆在长桌上。

片刻就被拿的所剩无几。

休息区有个小型酒吧,外包给别人在公司里做点小生意。妖狐坐在吧台前自顾自喝啤酒,并不参与这场甜食大战。

妖刀从一群混战中保住了最后两只凤梨塔,拿过来递给妖狐,同时向酒保要了跟妖狐一样的啤酒。

妖狐对甜食没什么嗜好,但眼前的凤梨塔看上去鲜香酥脆,上头切成块的凤梨还泛着莹莹水光,他觉得或许当饭后甜点尝试一下也不错。

接过咬了两口,皮面脆生裹着奶香,凤梨酸甜多汁,另他胃口大动,三两口就把两块全解决了。

妖刀举起啤酒瓶和他碰了碰,“多亏你,妖狐,这次项目能谈下都是你的功劳。”

妖狐摇头想说他只出了一点力,大家一起努力才有这个结果,妖刀姬却已紧接着道:“要知道你们早就认识,上周或许可以少加点班呢,大天狗看上去很买你的面子。”

妖狐微怔:“什么?”

“诶,先前跟我们对接的一直是他们市场部另一个同事,哪想到他会亲自上阵,”妖刀打量着妖狐:“你们在大学的时候关系应该很不错吧?我看他那个样子,应该是知道你在负责项目就二话不说敲定了。”

“呃……还好……”

个鬼。妖狐有苦说不出,我都把他甩了,关系能好到哪去?

妖刀拍了拍他的肩:“小伙子不错嘛,大学里做好事现在得到回报了。大天狗说你在念书的时候作为学长一直很照顾他,没想到机缘巧合成了你的甲方。说是为了报答你那些年的关照,就想着在这个项目上照顾照顾你,”妖刀还在感慨缘分真奇妙,说的话却越来越让妖狐头疼:“这也算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了,你这个学弟,很上道。”

这个死狗。

妖狐咬牙切齿,在自己面前演戏,还去别人面前装逼,你到底图个啥?

可别是因为五年前自己甩了他怀恨在心特地复仇来了吧?

那也不是他一个人的错啊,当年他提了分手,这位大少爷可是连挽回一下都没有。

可当年他俩确实闹的挺不愉快的,大天狗又是个一根筋,执拗的要命,恨他五年也不是没道理。

他越想越觉得自己的猜测很有依据,大天狗在他脑海里渐渐成了一个复仇天使的型。

妖狐一旦开始天马行空就止不住了,他模模糊糊的回忆着当年那些零碎的片段,一边还特别积极主动地给他“敌人”连复仇方式都设想好了。

比如让他做个细节精细的layout,背景要五彩斑斓的黑色;

比如让他改一百遍方案甲,最后大手一挥要方案乙;

比如让他想四个字的广告语,内容要海纳百川囊括天文地理。

总之不把他搞死不休。

我靠,这他妈太可怕了。

 


评论 ( 7 )
热度 ( 103 )

© 一碗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