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崽】那些年总是免费给我升大杯的奶茶小哥(下)

 

第4杯·古早味红茶,不加糖

 

临近期末,紧张的复习阶段无声无息的开始了。妖狐念的是平面设计,虽不像文科生那样要背一大堆枯燥无味的资料,课业却也并不轻松。任课老师一个个的都把重点划出了一个银河系,他连着泡了几日图书馆,整个人都云里雾里。

 

也连着好几日没去光顾大义奶茶。他复习的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排队,想叫外卖,想起那天烈日灼人,那人却还是亲自大老远给他送饮料的情景,又有些不忍心。

 

于是就一连拖了好几天醉心学习,把这件事暂时抛在了脑后。

 

这天他从一堆催人抓狂的专业书中把自己抽出,在空调打得很低的图书室里感到一阵口干舌燥。想喝奶茶的欲望在这一刻达到了最高峰。

 

妖狐下定决心似的把书合上推到一边,转身对他身边几个女孩道:“嘿,复习的累不累?不如我们去休息一下喝点东西啊?”

 

跟他一起来复习三个女孩和他同系同班。他们班阴盛阳衰的不止一点,女生占据了大半江山。妖狐在女孩堆里摸爬打滚了整整三年,因为性格和外形的原因他在女生中间颇受欢迎——长得俊逸潇洒,穿衣审美甚至脱离了直男审美,也不像很多男生一身脏乱差还爱自命不凡的臭毛病,他对女孩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尊重与关怀。同窗三年,妖狐在班里有着极好的人缘,跟女生们更是相处融洽。

 

三个女孩与他已是十分熟稔,平时一起相约吃饭、逛街或是复习的次数都不少,关系亲密到甚至已经将他划分到自己的闺蜜团队里。听妖狐这么提议,几个女孩都表示赞同——复习的精疲力竭的,不仅仅是妖狐一人。

 

四个年轻鲜活的身影嬉笑相携着往小吃街走去,妖狐心里的那份隐秘的期待也随着脚步的临近越来越强烈。

 

直到来到挤得密不透风的长队里,他仍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透过一片攒动的人头,妖狐能远远地看到大天狗专注自己工作的侧影,在一堆碍眼的阻挡物遮挡下他看得并不真切,只能影影绰绰看清一个轮廓,却又能隔着距离感受对方异常认真与投入的神情。

 

随着队伍的慢慢前进,他离大天狗也越来越近。原本模糊的轮廓随着距离的拉近渐渐清晰,直至完整描摹出一张恍若精雕细琢般打造出来的俊脸。他们在正午耀眼的烈日下对视,周身全是蒸腾的热气,鼎沸的人声悉数化成压低的背景音。

 

三日没见的人正居高临下的注视着他的眼睛,时间仿佛静止了很久,却又似乎仅仅停留了一瞬。

 

因为对方匆匆的移开了视线,在他还没来得急微笑的对他招呼一声“嗨,好久不见”时。

 

大天狗只瞥了他一眼,就转身继续忙自己的工作,留下妖狐扯着一个还没完全展开的笑容,尴尬的站立在闷热的空气里。

 

这是怎么了?妖狐不露声色的收起笑容,压下心头的疑惑,决定先招呼他的朋友们。几个女生比起他一个大男生来显然对这一方面懂得多了,不用看单子就随口报出了自己想喝的饮料以及甜度。

 

她们几个关系好,平平吃吃喝喝总爱点一模一样的东西,这次也不例外都喝古早味红茶,要了三分甜。妖狐在这方面有些选择恐惧症,懒得思索也就跟她们要了一样的饮料,小姑娘胃口不会太大,于是全点了中杯。妖狐掏出钱包数出零钱给萤草,他是唯一的男生,这些花不了多少钱的饮料一般都是由他请客。

 

他一边跟几个女孩插科打诨一边用余光偷瞄大天狗,只见对方依然僵着身体背对着他,只留给他一个高大挺直的背影,想起刚才那个略带冷意和漠视的眼神,心中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很快他们几个的奶茶都做好了,大天狗一杯一杯的摆上取单的桌台。不知道是不是妖狐的错觉,他总觉得他放下纸杯的力度似乎有些大。

 

直到最后一杯也取了过来,大天狗终于顿了顿,他将另外三杯放在一起,又将手里这个超大杯直接送到妖狐面前,面无表情的对他说道:

 

“那三杯是她们的,这一杯是你的。”

 

看了眼桌台上安安静静的伫立着的三杯饮料,又看了看他手里尺寸容量与那三杯完全不在一个标准上的饮料,三个女孩:“……”

 

妖狐:“……”

.

.

.

“唔……好苦……”妖狐咬着吸管,面部表情有些扭曲。

 

“??”几个女孩面面相觑,“哪里苦,一点都不苦啊。”明明是一样的饮料啊。

 

妖狐又吸了一口,确认的确是浓苦无比的茶味,心下了然,这死狗子,怕是单独给他做了一杯不一样的。他气呼呼的拿出手机给对方发信息:你给我做的这是什么!好苦!

 

大天狗回道:没加糖而已。

 

妖狐:?!为什么不加糖!

 

大天狗:我乐意。

 

妖狐只恨这破手机怎么没有竖中指的表情,不然他得刷满整个屏幕给这混蛋屠屏。

 

他愤愤的捧着奶茶想要往垃圾桶里扔,手到桶口边又舍不得了,悻悻的收回手咬牙切齿的用力嗦了好几口,被浓重的苦味冲的不断皱眉。

 

几个女孩觉察出他的不对劲,不,确切来说,在奶茶店开始就一直不对劲。她们三从刚才开始就心存疑惑,这两人之间似乎有些微妙的怪异的气氛,不得不引着人往一个暧昧的方向思索。

 

几个人交头接耳一番,终于决定派出妖刀姬上去打探军情。妖刀轻咳两声,迈着长腿走到他身边,用胳膊肘撞了撞妖狐的胳膊,问道,“你跟大天狗怎么回事?”

 

妖狐疑惑:“大天狗?你认识大天狗?”

 

妖刀一脸“你有病吗”的表情看着他,“你不认识?”

 

妖狐:“……”

 

“认识啊,我去他那喝过几次奶茶,就认识了啊。”妖狐心道大天狗长了一张招蜂引蝶的脸,妖刀姬知道他也不奇怪,便对她实话实说。

 

“喝了几次奶茶,然后就搞上了?”

 

这位同学,你真的很会抓概念和抠字眼。

 

妖狐一头黑线:“你怎么说话呢?”

 

雪女和三尾狐在他们身后捂着嘴嗤笑,一副“我们都懂”的表情。

 

妖刀纤细的长臂一挥,一把勾住妖狐的脖子把他整个人制住,凑到他耳边凶神恶煞道:“臭小子,还不快从实招来!你以为我们看不出来吗,刚才在店门口,你们两往那一站,周围的粉红色泡泡瞎子都能看得到!”

 

妖狐在心里哀嚎瞎子又做错了什么啊干嘛强行带他出场我刚刚明明就跟臭狗子电光火石剑拔弩张你到底哪里YY出了粉红泡泡啊你问我跟他什么情况我也很想知道啊莫名其妙给我摆脸色还做了杯黑暗饮料企图戕害我我哪里知道他是哪根筋搭错了……

 

卡在妖刀姬臂弯的间隙,他似乎抓住了某个被忽视的点。他跟三个女生结伴而去,一路嬉笑打闹聊得热火朝天,大天狗见到他莫名其妙的生气,忽视他却又要在做奶茶的时候把他和她们的特地区分开来……

 

有一个念头在他心底渐渐成型,让他整颗心都扑通扑通的加速跳动起来。

 

这狗子,怕别是在吃醋吧。因为自己和女生太过亲密?这么一想,刚才喝的饮料,好像确实有点酸酸的诶……

 

妖刀姬看见自己手臂下的人突然一脸思春似的,脸上泛上了一阵可疑的红晕,还抿着嘴笑的无比娇羞,顿时嫌恶的把他松开,埋汰道:“完了完了,我看你这是病的不轻了。这校草魅力果然大,看把你勾的魂不守舍的。”

 

“你说什么?”妖狐一副如梦初醒的表情,令妖刀微微一愣。

 

“嗯?”

 

“你刚才说,校草,是谁?”

 

妖刀又是一副看傻子的表情,心说你们年轻人谈恋爱连对方底子都不打探一下的?

 

“你们家大天狗啊?还有谁?建筑系的学长,贵校的校草。不过上个月已经毕业了,所以就去帮他导师黑晴明打理奶茶店——哦对,那个奶茶店是他导师开的。听说大天狗毕业前就被德国一所特有名的大学录取了,貌似不久就要出国读研…怎么?你不会连这些都不知道?诶,话说回来,他要出国了,那你两怎么办……”

 

妖刀姬还在说些什么,不过他已经听不进去了。

 

原来是这样,原来他根本不是什么奶茶店小哥,而是优秀到可望不可即的学长。原来那天在夏夜灯光下他翻阅的,是德文。原来他站在普通人中一眼就能区分出来的出众的气质,是因为他从来,就不是一个普通人啊。

 

妖狐吸着泛苦的红茶走神,原来他还要出国。

 

这下他是真的觉得无糖红茶很苦了。

 

 

第5杯·阿华田十分甜,真的十分甜

 

妖狐躺在宿舍床上挺尸。

 

他在脑子里一遍又一遍的过着与大天狗相关的点点滴滴。

 

第一次见到他,是在喧嚣鼎沸之中的闷热阳光下,他于惊鸿一瞥间体味什么是惊艳;第二次是在虫鸟低鸣的夜色深处,他穿过古旧的街道寻那一缕悠远的灯光;再后来,是在教室慵懒的午后,他与他穿过一片乌压压的人头攒动,视线与视线相抵,目光与目光交融。

 

原来关于大天狗的每一个细节,他都可以一错不错的记得如此清晰。他将手抵在左心房的位置,感受深处传递而来的跳动。

 

砰,砰,砰。

 

其间蕴含着的,是生命的能量,是千丝百缕的情感,以及,在无知无觉中,偷摸着溜进深处又霸道在里头占据位置的,一个名字。

 

妖狐认命般的呼出一口气,他又想起昨天妖刀姬对他说的话,那人马上就会离开这个国家,或许以后的漫长一生,都会在距离他千里以外的地方度过。命运就像一个顽皮的孩童,在一个人最满怀希望的时候迎头又送来一记棒喝,无可避免,无可逃脱。

 

 

辗转反侧间,耳边传来手机震动音,随之屏幕亮了起来。妖狐看着那串数字,不用备注,他也已然烂熟于心。

 

妖狐接过电话,手指带着几不可见的轻颤,电话那头,大天狗低沉的嗓音穿过电流到达他的耳膜:“现在有空吗?见一面吧。”

.

.

.

宿舍楼到人工湖不过几百米的距离,走路不到五分钟就能到。大天狗整个人懒洋洋的靠在桥栏上,眯着眼盯着从远处越走越近的身影。

 

直到那个穿着白T恤牛仔裤一身休闲装扮的人在他面前站定,对他颔首致意:“学长。”

大天狗盯着看了他一会儿,没有说话。然后将自己带来的东西递给他,“你应该知道关于我的情况了。”不是疑问,而是确定的语气。

 

妖狐点点头,接过他带来的饮料,包装与先前的并没有任何分别,依然是重重一大杯,他无法从外观上分辨出这是店里哪一种饮料。大天狗也没有向他解释,而是解释起另外一件事情:“其实我与妖刀,先前在学生会就有一些交集。”

 

妖狐眼里有疑惑闪过。

 

大天狗继续道,“昨天她问我,与你是什么关系,”他轻笑一声,认真而又专注的看向妖狐:“其实我也想弄清,我们之间是什么关系。”

 

妖狐动了动嘴唇,似乎是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又最终什么都没说。大天狗揉了揉他的头发,“你应该听说过一些关于我的事了。但还有一些,是我想亲口告诉你的。”

 

他换了个方向,手臂搁在桥栏上,五指交叉看向远方,睫毛在阳光下微微颤动。

 

“其实你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并不是我第一次见到你。”

 

“早在你从东门一天经过几百回的时候,我就见过你。”

 

“那时候只觉得你长得挺好看的,远远地往那一站都耀眼夺目。”

 

“再后来,你走到了我面前,从那一次开始,我觉得你并不仅仅是好看,而是……有趣。”

 

大天狗又转身看他,“我不会无缘无故对一个人好,你明白吗?”不会随便给人做超大杯奶茶,不会在深夜特地为一个人调饮品,更不会顶着高温为谁送一杯奶茶。

 

这一切建立并且存在的基础,都只有两个字——喜欢。

 

妖狐怔怔的看着他,眼里晕上一层微薄的水汽。他想告诉他自己也有千言万语想对他说,那些心跳加快的瞬间,那些辗转反侧的深夜,还有那些并不亚于他分毫的情愫。

 

可是,说出来以后呢?他会在一个月或是三个月以后远走高飞,他们之间相隔的是13个小时的航线距离,是漂洋过海不可消弭的隔阂。妖狐定了定心神,用尽量平静的声音回答他:“你什么时候出国?”

 

大天狗微微一愣,随即露出了然的轻笑,“原来你是在担心这个。”他迈了两步走到妖狐面前,与他形成一个几乎是贴近的距离。

 

他低头无比认真地注视着对方:“妖狐,去德国是在认识你之前就确定下来的计划。如果这是既定的人生,”他顿了顿,深深地看进他的眼睛,“那么你就是闯入人生的意外。”

 

空气里有鸢尾的芬芳,有柳树的清新,有醇甜的奶香。

 

还有隐藏在各种气味里的费洛蒙不可抑制的萦绕在相对而立的两人周身。

 

妖狐在一片迷蒙之中又听到他说:

 

“妖狐,其实德国也有很多很好的艺术院校。”

 

阿华田十分甜真的很甜。

 

这是很久以后他回忆起这一天,最深的感想。

 

 

番外就不喝奶茶了不然会胖

 

“不久 我们把你遗忘

 桌子上的涂鸦也一点点被抹去

 但是我们依然爱着你

 理所当然的一天渐渐的离我而去

 为什么人要迷惑要去往哪里呢

 各自的目的地并不相同同样的基石却都在这里

 谢谢你再见吧直到再会的那天”(歌《卒业生》)

 

 礼堂上空彩色气球胡乱的飞扬,礼堂中央一群穿着学士服的学生又哭又笑着抱作一团,跟着乐曲哼唱着破碎的歌词。

 

 五月如期而至,离别的旋律在毕业季悠然响起。四年岁月悄然而过,昔日同窗转眼就要各奔前程。平安京大学的毕业典礼办得盛大而又隆重,一系列繁琐的仪式过后,在这里生活了四年的学生在做着最后的道别。

 

有的沉默着独自落泪,有的放开了相拥而泣,像孩童般放声大哭。妖狐无言的看着愁云笼罩的礼堂,心中也抑制不住涌上一阵酸涩。

 

妖刀姬和雪女几个肿着眼睛来找他合影,他抹了抹湿润的眼眶打趣道:“真受不了你们女生了,妆都哭花了还要拍照……”

 

妖刀瞪他:“就你贫。别以为我刚才没看到你躲在角落抹眼泪,看这不眼睛还红着呢。”说着说着又有一些伤感的情绪涌上心头,“说起来,你也快要去德国了。哎,就这么被大天狗拐跑了,以后,怕是真的没什么机会见面了。”

 

妖狐心里也很不舍,他揽过妖刀的肩膀,安慰似的紧紧拥了一下她的肩,“不会的,”他又看向雪女几个,“不管什么时候,不管在哪里,我们都会是最好的朋友。”

 

他难得这么有这么认真煽情的时候,一时气氛变得格外感伤。他们沉默着互相拥抱,又互相抹去彼此脸上的泪痕。

.

.

.

妖狐看了眼手表,已经临近中午,礼堂很快就要清人,卒业生们回去收拾打包自己的东西,就要彻底离开这座校园。

 

然而有个人还没来。

 

他忙着伤春悲秋,来不及去细究对方是有事耽搁还是航班延误,这是他一生一次的重要日子,在这一天,那个于他而言最重要的人却迟到了。

 

妖狐有些失望的看着礼堂里的人陆续离开,工作人员已经开始整理收拾散乱各处的彩带和气球。他叹了口气,收拾好自己的毕业证书和学士帽,起身准备离开。

 

轰隆。

 

礼堂大门霎时被打开。

 

金发碧眸的男子急匆匆的跑进来,扶着门大口喘气。

 

妖狐定定的看着来人,一时忘了该作何反应。

 

大天狗终于喘匀了气,起身定了定身型,一步一步、稳稳地向着他的方向走来。

 

“对不起。航班延误,路上堵车,差一点就没赶上。”

 

妖狐捋了捋他被汗水浸湿略微有些凌乱的鬓发,摇了摇头。

 

“毕业快乐。”他从口袋掏出一个深蓝色天鹅绒盒子交到他的手上,“给你的毕业礼物,”

然后他神情专注的看着妖狐,又一字一顿重复道,“毕业快乐,妖狐。”

 

妖狐打开盒子,里面赫然是一枚铂金素圈。


上面雕刻着的,是一对翅膀的标志。


评论 ( 36 )
热度 ( 553 )

© 一碗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