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崽】我们的故事 完结

09

妖狐在那日删文之后,就全身心的投入到了学习。马上就要期中考试,他给自己寻了个要好好学习备战期中的好借口,把他和大天狗的事理所当然的放在了一边。

 

大天狗竟也未再联系他。他本来想好了千百种理由要如何逃避大天狗,可对方却好似人间蒸发了一般,整整一星期都未见人影。这样也好,他想,省得他再烦心该怎么面对大天狗,能逃避一些时日,便逃避一些时日吧。或许对方发现自己知道了黑色羽翼的身份,便觉得失去了偷偷视奸的乐趣,所以就顺其自然的让故事戛然截止在这里,彼此心照不宣的继续各自的生活。

 

或许这样,便是最好的结果了吧。

 

妖狐携着书又跑去自习教室复习,这一个礼拜他都是宿舍食堂教室三点一线的跑,虽然很乏味,但忙碌起来总算让他可以暂时摆脱那些胡思乱想的思绪。眼下,先把考试解决了才是最重要的。

 

经过宿舍大铁门的时候,座在门卫室里看报的宿管大爷叫住了妖狐,“是妖狐同学吗?”

 

“是我,大叔,”妖狐停下脚步,对着宿管大爷礼貌的打了声招呼。

 

“来来,这里有你的包裹,刚才一个小伙子留在这里的,他让我亲自交给你。”

 

“包裹?”妖狐走到窗边,接过宿管大爷递过来的一个方方正正的包裹,疑惑道,“那人有说是谁吗?”

 

“没有,”宿管大爷推了推老花镜,“留了句话就走了,也没说自己是谁。小伙子个子高高的,长得一表人才,老好看了……”

 

啪嗒。

 

妖狐觉得似乎有根弦在自己的脑海里崩断。他有强烈的预感,强烈到几乎可以确信,这个包裹,是大天狗留在这里的……

 

他恍惚着提着包裹走到教室,找到座位坐下,对着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东西发起呆来。

 

会是什么呢?大天狗对他,到底是抱着什么样一种情感呢?

 

妖狐小心翼翼的拆了包裹,里面装着的,是一本被尼龙纸包着的书。一本新书。

 

拆掉尼龙纸的那一刻,他迅速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才抑制住差点就脱口而出的惊呼。

 

还散发着油墨香气的封面是一副暗色调的油彩画,黑灰色的背景上是一座跌宕的山峦,山下有一对人相对而立。高一点的那个舒展着一对巨大的漆黑羽翼,身后是纷纷扬扬的山花;在他面前是一个狐尾狐耳,身着一身红白色调的锦衣华服的男子,两人注视着彼此,就仿佛这天地间只剩下对方……再往下,是用草体汉字书写的四个大字:平安记事。

 

似乎有温热的液体在眼眶里打着转。妖狐颤抖着双手打开封面。第一页的空白处,密密麻麻的全部写满了字,不需要看署名,他知道这是大天狗的字,他的字迹于他而言,早就烂熟于心。

 

妖狐:

很抱歉直到现在才来找你。或许我应该早些跟你解释清楚,但有一件我一直很想做的事情,我想借这个机会一并为你完成。

 

如你所见,就是这本书。这一个礼拜,我去了外地,联系了工作室把这本书做出来。封面图的作者是惠比寿大师——我想你已经看出来了,他是你最喜欢的画家。这是我送给你的第一件礼物,我希望它是独一无二的、最好的。老爷子现如今安心养老不再执笔,我费了许多周折才说服他作这幅画。因而耽搁了这么久,本来是打算两三天就搞定回来找你,结果费了一周才完成。

 

扯远了。其实我真正想说的,是希望你能把这个故事继续写下去。那天我刷新论坛,看到你删除了文章,那是我人生中最迷茫的一天。比我知道你在写这篇文章的那一天更加迷茫。原谅我在感情这方面如此愚钝,在兜兜转转中又造就了这么多的误会。我很早就知道你每周会来听课,在其后的每一节课,我都会想今天你会不会来?那个时候我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任由日子得过且过。后来,我无意间知道了你在写《平安记事》,我知道了你对我的感情,我是迷茫的、不知所措的,却没有一丝生气与厌恶。甚至,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我对你的关注越来越多,这份迷茫与无措不知何时渐渐地被另一种情愫取代。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喜欢我”这个认知就变成了我枯燥无味的人生里一个最大的惊喜,每次想起这件事,我都觉得这是上帝给予我的最大的眷顾。

 

你不知道的是,在你偷偷关注着我的时候,我亦是如此。从确定了自己的心意开始,我就注册了“黑色羽翼”这个账号,追起这篇专属于我们两个的故事。我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对这篇文章的喜欢和对你的感觉,只好不停地给你送黑达摩,并且在现实中试着与你接触。我原本计划等到《平安记事》的结局,等到故事里的我们有了一个完满的结局,就给现实中的我们一个更加圆满的结局,不论是你和我的哪一方先告白。

 

没想到中途出了计划外的状况。你不希望我为你花钱,并且为此先联系了我。这件事让我觉得我必须加快步骤,我必须有一个合理的身份可以光明正大的对你好。所以我告诉了你我的联系方式并且让安倍教授帮了一个小忙,可以制造我与你相处的机会。你选择删文是我始料未及的,或许是我太冲动、太心急,让你产生了误会,现在,我借用这个机会,把所有的真相和我的内心都剖析给你,祈求你的原谅,并且告诉你,我喜欢你。

 

一直都喜欢你。

 

每次都在第一时间追你的连载,是因为我想通过你的文字了解你更多;安倍教授没有出国,我让他帮忙给你发信息,是因为我想制造和你一起相处的机会;虽然你删除了全文,但我之前在你每一次更新完都会保存整理好章节,因为我想把这本书作为一件世上仅此一件的礼物赠与你。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喜欢你。

 

妖狐,我喜欢你,像你喜欢我一样喜欢你。

 

 

 

“我喜欢你。”耳畔响起一道清冽好听的声音,信的主人不知何时来到了妖狐的身边。

 

大天狗握住妖狐还在摩挲这书页的手,“现在,你明白了吗?”

 

妖狐还在因为大天狗写在心里的表白而心砰砰砰的直跳,整个人恍如置身梦中。终于,他鼓足勇气反握住对方的手,无声的点了点头。

 

“呵呵。”大天狗觉察到他的动作,发出一声闷笑,“那么,这本书你是收下了?”

 

“你自己说了是给我的礼物了,我当然得收下。”

 

“那我现在可以要回礼了吗?”

 

“嗯?什么回礼?”

 

“把你在你笔记本上偷偷画的我的画像给我,”妖狐转头看自己身边这个一向沉稳矜重的家伙,此刻笑的一脸孩子气,对他说道:

 

“还有,我们的故事,把它写完吧。”

 

 

(完)

 

番外

 

白驹过隙,岁月总是在不经意间又流淌过一轮又一轮。九月的SSR大学送走了夏日的酷热、漫长的假期,也迎来了宜人的秋风,和一批新鲜的血液。

 

“快点快点,蛙先生,这里!”齐刘海大眼睛的女孩在一片人头攒动中向着远处一身绿衣的男孩子拼命招着手,一边又把着手机放到耳边说道,“嗯嗯,我已经办完入学手续啦!现在准备跟蛙先生一道过去,等我好消息嘿嘿。”

 

蛙先生终于赶上跑的飞快的女孩,停下来大口喘气。女孩抱怨道,“你怎么这么慢,再晚就快赶不上啦。”

 

“没想到平时不见你爱看书,这倒是哪个作家能耐这么大,能让你跟追星似的就为了场签售……”

 

“你懂什么!”山兔甩了甩头发,“我从几年前就开始看他的作品。写的可好了。”说着又想起了什么遗憾的的事情似的,“有段时间他还封笔了,我本以为以后再也看不到他的作品了呢。还好后来他又冲出江山把坑填完啦。”

 

山兔跟蛙先生并肩走着,一边为他介绍着这位她喜欢的作家。这不是妖狐第一次出书,却是他第一次签售。她最先知道妖狐,正是因为她是最早一批追《平安记事》的读者之一。当年妖狐声称封笔的时候,评论区都炸开了锅。《平安记事》不是什么大热的文章,却实实在在是篇好文,当时妖狐的隐退与断更,惹得这文的忠实读者们一片唏嘘。所幸的是,没过多久妖狐便回归平安论坛,向读者道了歉,并表示自己会把这个故事写完。故事里的大天狗与妖狐,在历经了八岐之劫、黑夜山叛乱等诸多磨难之后,终于迎来大团圆结局,从此游历天下,隐居山林,过上神仙眷侣般的生活。

 

而山兔知道,现实中也有一对妖狐与大天狗,他们互相暗恋又经历了误会,兜兜转转终才终于走到一起。尽管妖狐现在是个小有名气的作家兼漫画家,《平安记事》却始终没有出版,而仅仅在论坛上作为权限文章供特定的读者阅读。山兔是其中一员,为数不多的,知道妖狐秘密的一员。

 

山兔和蛙先生赶到图书馆的时候,里边已经围了不少人。采访还没结束,却也已经进入尾声。他两寻着座位坐下来,妖狐正在接受记者最后一个提问。孟婆在这时候给她来了短信:怎么样怎么样,见到了没有?

 

山兔对着台上一身休闲西装的男子拍了几张照片给对方发去,尽管都是抓拍,但因着天生长着一张俊脸,剪裁得体的西装又把他修长的双腿和纤细的腰肢包裹的曲线毕现,呈现在照片的男子不失一丝俊美与优雅。

 

孟婆几乎是秒回:牙牙,长得真好看啊!不知道他家那位是不是也是一样英俊呢~

 

 

“妖狐先生您好,我是《阴阳日报》的记者。据我所知,您的母校是隔壁的sr大学,此次是您第一次签售,为什么不是选在自己的母校,而且与其相邻的大学呢?”

 

“呵呵,”妖狐调了调话筒,抬眼间他看到后门走进来一个熟悉的高挑身影,那人今天穿一件米色风衣,半长的头发在耳后扎了一个小辫,戴了副金丝边眼镜,整个人英俊的不像话,又透露出些许禁欲的味道。大天狗臂弯还夹着几本专业书,显然是刚给学生们讲完课出来。

 

“因为,”妖狐冲着大天狗的方向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转而向女记者解释道,“我的爱人是这所学校毕业的,我们第一次约会,就是在这所图书馆。”语毕,还特地伸出左手比了比自己无名指上的指环。

 

台下响起一阵窃窃私语,被喂了一把狗粮的读者们都向他送上发自内心的真诚祝福。山兔偷摸着拍了几张双手环胸斜倚在后门处,目光始终没有从妖狐身上离开的男人,编辑短信发送给了孟婆。

 

“那一位当然也好看,他们两是天生一对。”


评论 ( 8 )
热度 ( 157 )

© 一碗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