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只堆文。有事找微博:一碗椒盐栗

【狗崽】我们的故事07-08

07

妖狐是被夜叉和妖琴师的说话声音吵醒的。 

 

这两家伙前段时间找了酒吧驻唱的兼职,时不时地就要在外头通宵一整晚,直到凌晨才披着晨露回宿舍。妖狐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拿起手机扫了眼时间:才五点。正想关了手机继续睡个回笼觉,突然瞥见有条未读信息。

 

(11912XXXX:各位同学大家好!我是安倍晴明。非常感谢各位同学这一个学期以来在我的课堂上虚心学习,你们的刻苦努力另我十分感动。在此是想通知各位一声:由于刚才接到一个临时的研讨会议通知,我将在一周后去往国外并且短期内不会回国。因此,今天的课程是本学期公开课的最后一堂课,下周同学们可以不必过来,以免白跑一趟。另外作为结课作业,我需要你们写一篇与计算机技术相关的论文,学期末前发送到我的邮箱xxxxxx@ssr.com。具体通知我会让我的助教大天狗同学发布到院系,你们还有疑问的也可以直接与他联系。联系方式:手机111XXXXX;微讯dayi008)

 

妖狐一下子从迷瞪中清醒过来。他确认了好几遍信息内容,短信是昨天晚上九点多的时候发的,在这之前不多久他因为太累,刷着手机就迷迷糊糊睡去了,于是没看到短信。他反复确认了晴明说的“昨天的课是最后一节课”,涌上阵阵失望——以后,再也不能躲在后面,肆无忌惮的偷看那人了。可随后他又因短信末尾的那两串号码欣喜若狂,这算不算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他畏畏缩缩了整一年不敢再进一步,现在上天却把机会送到了他的眼前。

 

妖狐在经历一番漫长的思想挣扎与自我打气之后,终于鼓足勇气打开微讯输入了“dayi008”查找联系人,搜索出的是一个侧着身的剪影头像的账号——那是大天狗的身影,他看上去孤寂、冷漠又疏离,一如他一贯给人的印象。妖狐在好友确认发送之后就关闭了手机

,直挺挺躺在床上,攥着被子对着天花板发起了呆。继鬼使神差的“笔记之交”之后 ,他与大天狗竟然又有了更进一步得联系,一切幸福的不像真实。

 

 

 

 

另一边的大天狗一直睡到日晒三竿才醒来。他昨天直到凌晨才抵不过困意睡去,一下子就睡过了头。

 

茨木和酒吞在下面插科打诨,看到他终于醒过来,忍不住揶揄道:“啧啧,我们一向老年人作息的大天狗sama今天怎么起这么晚呀~~~是不是昨天思春思的太晚了~~”酒吞也在一边应和着发出猥琐的笑声 ,大天狗懒得理他们,自顾自的拿起手机看起来。

 

没有短信。确切来说,没有妖狐的短信。又打开平安论坛,私信也没有回复。他昨天洗漱完才想来自己在论坛上下线下的匆忙,竟忘了要等妖狐的更新。于是赶紧上去补看了最新一章,想投达摩时想起来他之前就是因为这个惹得妖狐似乎不太开心,于是给文章打完分之后去兑了几个白红蓝达摩投给了妖狐。所有程序完成,他才注意到私信界面原来一直跳动,妖狐给他发了私信。看到妖狐依然丝毫不动摇的拒绝他的“好意”,大天狗这一次没有生气。他知道妖狐不能不明不白的接受一个陌生人的“馈赠 ”,自己对于他尚且还是个隔着网线什么联系都没有的人,的确是没有立场让他就这么坦然接受自己的东西的。他还差一个身份,一个可以光明正大的站在妖狐的身边、理所当然的向他付出的身份。可妖狐一直不愿意把他的心迹表露给他,他们之间的隔阂,似乎只有由他来打破。

 

他想到了安倍晴明。这位于他而言亦师亦友的男人,是他生命里为数不多愿意亲近、分享秘密的人。大天狗播了晴明的电话,“我之前跟你说的事,现在就做吧。短信内容就按我说的发,麻烦您了。另外,谢谢你,老师。”被自己学生差遣了一番的教授安倍晴明恨不得鞠一把老泪:这谈个恋爱别扭来别扭去的两个人,可算是要开窍了。

 

大天狗在私信里回复了自己的微讯,又收到了晴明回复他短信已经发给妖狐的信息,才心满意足的靠着床头看起书来,想象着对方看到自己私信的震惊脸,顺便等着对方自动送到自己的联系人列表来。

 

然而他一直等到凌晨两点,直到撑不住困意沉沉的睡去,也没有等到妖狐的回应。

 

幸好他醒来的时候终于看到了来自妖狐的好友请求,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大天狗通过了妖狐的好友请求,等了一会儿没见妖狐给他发信息,估摸着对方是在忙,便自顾自顾的看起了妖狐的状态。妖狐不是个特别热衷发状态的人,往往隔几天才有一条,通常还是转发的一些艺术作品或是文章,偶尔发下自己的画,或者风景图片,很少有自己的照片。真可惜。大天狗想到,你长得这么好看,应该多发些自己的照片,让人看着心情都会变好。大天狗一条一条往下翻,直到翻到前年的状态,突然感到手机一阵震动,是妖狐给他发了讯息。

 

妖狐:你好,是大天狗学长吗?我是妖狐。

 

一本正经规规矩矩的语气,连标点符号都用的一丝不苟。大天狗仿佛隔着屏幕都能看他一脸小心谨慎的样子。

 

大天狗:嗯我知道,看名字就知道了。

 

妖狐:⊙﹏⊙

 

妖狐:那个……晴明老师说停课了,是指下周就可以不用去了吗?

 

大天狗:是。

 

妖狐:你的笔记本还在我这,什么时候给你呀?

 

大天狗:不是还有结课作业么,我想你应该会需要它,不必着急还我。

 

妖狐:哦……说起这个……我……

 

大天狗:怎么了?

 

妖狐:就是内个,你知道的,我……我是sr大学的……艺术专业……

 

大天狗:嗯我知道。

 

妖狐扶额。这大天狗还真跟他表面上如出一辙的寡言少语。他加了大天狗的微讯,一方面是满足自己的私心,另一方面实则也是因为……他实在写不出计算机理论的论文啊。他本来就是蹭课的,估计安倍晴明根本不知道他,错把他也当成计算机系的学生一并发了通知,真是躺着也中枪。就想着从这位助教下手,让他通融通融逃过这一劫,可没想到对方完全听不懂他的暗示。

 

算了,豁出去了,妖狐想,他给大天狗发了消息:学长,安倍教授是不是发错消息了呀?我不是你们学院的,甚至不是你们学校的……其实我就是来蹭课的……写论文的话,在我能力 范围外了……

 

大天狗看着这家伙狡黠的样子,心下觉得好笑。心道安倍不仅没发错消息,人家还是特地发给你的,也不知道该说这家伙是迷糊还是傻,也不动动脑子想想,既然知道自己是蹭课的,怎么不怀疑人家教授怎么会知道一个蹭课的别校学生的联系方式?

 

真是傻的可爱。大天狗决定继续逗弄对方:嗯。但是教授说了,凡是来上课的学生必须交结课作业。

 

妖狐欲哭无泪,为什么追个男神这么辛苦。他知道事情已经无可挽回,只好给大天狗发了个大哭的表情,表示自己已经接受命运。

 

大天狗也不忍心再欺负他,终于直奔他实施的这个拙劣的计划的目的。

 

大天狗:别担心,论文不必写的很专业,你照着笔记整理一下语言就可以。如果还是觉得困难,我一直到毕业都会很闲,你可以来找我,我帮你。

 

 

躺在床上补眠的妖琴师和夜叉听到下面砰的一声巨响,似乎是椅子被绊倒的声音。然后他们看到,待在下面妖狐这一刻捧着手机,笑的像个傻逼。

 @ 

08

四月的天,阳光熹微,微风和暖,万物散发蓬勃的生机。SR校园里大片的紫藤花肆无忌惮的盛放着,空气里弥漫着阵阵芬芳。

 

图书馆二楼阅览室临窗的座位,坐着两个长相惹眼的少年。银发的那个一头扎在书堆里,时不时地从书上摘录要点记录在笔记本上;另一个金发少年则气定神闲地坐在一边敲打着电脑键盘,偶尔被银发少年询问时,才凑过去小声的为他讲解几句。

 

这是妖狐和大天狗的第三次“约会”。那日大天狗在微讯上要提出帮助妖狐完成论文之后,妖狐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并在第二天下午就拿着书和笔记到SSR大学“虚心求学”。他们的第一次“约会”就在全然的学术讨论中度过。大天狗十分耐心的帮他选了多个课题,一道一道的分析利弊难易,最终帮着妖狐一起确定下论文课题。第二 、第三次都是大天狗来他们学校。他顾念妖狐平时还要上课,穿梭两个学校太过奔波,说还是自己来找他的好。他的体贴和温柔就像这四月的微风,拂过妖狐的心间,弄得他心痒痒的,红着脸接受了他的好意。

 

妖狐不再像第一次与大天狗相处时那样紧张的不知所措,他发现大天狗虽然不苟言笑,却完全不是外界所说那样冷漠而又不近人情,相反的,他周身散发着一种温柔而又包容的气场,就像这四月的春风一样和暖。他对妖狐总是宠溺的,极具耐心的,哪怕妖狐对计算机知识一无所知,总是缠着他问东问西,他也从未显示出一丝不耐烦,他甚至帮他挑选出教材,划出重点,从论文主题到各个论点都事无巨细地帮着处理好,妖狐要做的仅仅只是整理归纳一遍。

 

他对每个后辈都这么关怀吗?不,如果是这样,大天狗在外界的传闻里不会是一座冷酷冰山。那如果是只对自己这么“关爱有加”,是不是意味着……一个呼之欲出的可能性令妖狐的心砰砰的加速跳动起来。

 

他无心再整理天书般的资料,咬着笔帽开始用余光偷瞄起坐在身边专注的做着自己事情的人来:高挺的鼻梁,紧抿的薄唇,因为低着头而散落在额前的碎发……真好看啊。痴汉狐再一次不受控制的沦陷于美色,如痴如醉的盯着眼前这张帅绝人寰的脸看的入了迷,连手头正在做的事情都全然抛在了脑后。

 

直到对方察觉到这道火热的视线,终于忍不住回头来找它的主人,妖狐突然看到原本完美的侧脸的主人已经把他更加完美的正脸完全显露出来,在一个离他愈来愈近的距离。

 

“看够了吗?”

 

“看、看够了……不是!!”妖狐简直想挖个地洞钻进去,还不容易在这人面前经营出来了一把翩翩君子的形象竟然又破了功……

 

“噗,”对方对他的样子给逗笑了,手握拳掩住嘴角越来越深的笑意。

 

妖狐觉得自己脸上的热度一直在蔓延,直到感觉耳朵也似乎要烧起来。

 

 

 

 

夕阳下沉,窗外的天色渐渐暗去。妖狐从书堆里起身伸了个懒腰,看了眼手表,不知不觉中竟已经将近五点。大天狗被院系叫去办事,已经提前离开了。离开前他揉了一把妖狐看上去就很柔软的头发,对他道:“下一次决定什么时候接着弄,随时联系我。”妖狐被他宠溺的行为和大手的触感弄得懵懵的,呆愣着点了点头。

 

在他走后,妖狐终于可以一门心思把注意力都集中在论文里,这么一来,效率倒是高了不少,论文进度也比自己计划的快了不少。他想起大天狗的话,决定先把进度放一放,他狡猾的算计着,这样一来,下次和他约见,就可以跟他多呆一些时间了。这么想着,他就保存了文档,把大天狗在图书馆里给他选的几本书依次还了,重新坐回座位,打算先玩会儿电脑放松一下再去吃饭。

 

浏览着网页的间隙,妖狐突然想起来自己已经好几天没有更新他的小说了。自己因和大天狗有了更进一步得发展而被喜悦冲昏了头脑,又一门心思的想把晴明的论文先搞定了,竟是完完全全把这件事抛在了脑后!果真是恋爱(?)误事。他想起来那个为他“一掷千金”的忠实读者,也不知道看到他那天的私信了没有?

 

-这么想着,妖狐打开了平安论坛,输入密码登上了文章区。留言不多,都是在问他怎么突然不更了或是下一章什么时候再更,妖狐粗略的扫了一眼便去看私信。

 

21:20黑色羽翼:好。我的微讯是dayi008。

 

妖狐:……

 

妖狐不记得那一天自己是如何收拾好心情,如何整理完东西,又是如何离开图书馆的。他浑浑噩噩的在食堂随便吃了点东西,又如行尸走肉般的回到宿舍。关上门的那一刻,他犹如一个泄气的皮球,背靠着墙双手捂脸,泄去了全身的气力。

 

黑色羽翼就是大天狗,这个可能性,不,应当说这个事实,令他感到浑身冰凉。他这一年多来小心翼翼的珍藏着的秘密,原来早就已经被这个秘密的主人,窥视的一干二净。他觉得自己就像是被剥光了衣服押解游行的犯人,他那点隐秘的、不可告人的东西,全部在光天化日之下摊开,供人观看指点。而当事人却当做若无其事、一无所知的样子,偷偷地在暗处窥视着他的秘密,不置一言。他甚至似乎还乐在其中,给他投蛋,给他留言,扮起傻白甜小粉丝来信手拈来,不亦乐乎。妖狐想不明白对方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看着另一个人意/淫他和自己的文章,又是怀着怎么样的心情在私下里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接触着这个人,还对他关照有加。他只知道, 他接受不了自己的秘密就这样一丝不漏的被自己喜欢的人看了去,对方还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配合着他演戏,他的自尊心与羞耻心令他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妖狐深呼气几次,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事已至此,既然对方早就已经知道真相,那么现在挽回已经无济于事。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到此打住,在一切还没有变得更糟糕之前,让其终结。妖狐上线删除了《平安记事》一文,在自己的作者公告里写下这样一段话:非常抱歉,由于个人原因,《平安记事》无法再继续连载下去,也不会在其他任何平台连载了,这个故事到此结束,谢谢大家这段时间以来的陪伴。我知道我这么做对你们来说很过分,但是真的很对不起,你们给我投的蛋和积分我会跟系统管理员联系退还到你们的账号,再次深表歉意。

 

打完这段话,妖狐就立马关了电脑。他不再去看下面的留言或是私信,是追问他原因还是指责他弃坑,这些他都不想关心了。这个网站这个账号,再他处理完达摩担和积分之后,他许是永远不会再登录了。

 

大天狗是在妖狐距离妖狐删文两小时之后看到他的公告的。那时他刚从院办出来,正在回宿舍的路上。他像往常每一天一样,会凑着妖狐日常更新的时间上线,一般在晚上七点到酒店之间,刷新一遍如果对方更新了,就扔几个蛋表示支持;如果没有更新,就关闭页面,过段时间再刷新一遍。没想到这一次,刷出来的却是妖狐删了文章,并宣称不再更文的公告。

 

大天狗一头雾水的给妖狐发站内私信:大大,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不更新了?

 

许久没有回复。

 

他看到私信里的聊天记录,他两在此之前的最后一次交谈,是他告知他的联系方式。而这四天妖狐都没有来写文,也就是说他这几天也许都没有上线。应该是直到今天,妖狐才看到了私信。他本来计划着等对方发现自己的身份,等着对方来询问,然后他就会向他全盘托出——告诉他他也喜欢他,并且像他一样一直默默的关注着对方。他还想告诉妖狐,他很喜欢他写的这个故事,这个关于他们的故事。

 

可状况似乎和自己预期的完全不一样。妖狐弃文了,甚至决心封笔。大天狗预想过妖狐知道黑色羽翼就是自己的许多可能性,是惊喜的,羞怯的,或是感动的,不管真相知晓后由他们双方中的谁来捅破这一层纸,总之他们都是要欢欢喜喜的走向完美结局的。而他没有想过,妖狐会就这样弃坑,选择彻底的逃避。

 

大天狗拿起手机想给妖狐打电话,想向他解释清楚一切,在准备按下拨号键的瞬间,突然有个念头在他脑海里浮现。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按下去。

 

妖狐,这一年多来,你向着我走了99步,剩下这一步,就由我来完成吧。



评论 ( 3 )
热度 ( 110 )

© 椒盐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