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崽】我们的故事05-06

05

直到回到宿舍,妖狐整个人依然是恍惚的。曾经在脑海里预设过无数次的场景,就在一个完全无法预料的时间点突如其来。那么的猝不及防,又如此顺其自然。

 

原来大天狗还记得他。

 

不但记得,还主动同他说话、借他笔记。明明是个很温柔的人啊,一点也不像印象中的那么清冷。

 

妖狐在洗手间用冷水冲了把脸,才总算让热度降了下来。他苦笑着看着镜子里沾着水滴的脸:细长的双眸还沾着水汽,两颊泛着若隐若现的红晕,从大天狗坐在他身旁那一刻开始,内心深处的悸动就从未停止过。

 

15岁的时候第一次牵女孩的手;17岁第一次亲吻女生,却一直到21岁,才知道属于爱情的悸动,是何种滋味。

 

甜蜜的,苦涩的,激荡的,羞赧的……五味杂陈揉杂在一起,就像往心间注了浸泡着酸柠檬的蜂蜜水,甜甜酸酸,动人心弦。

 

妖狐回到座位,取出了大天狗给他的笔记本。修长的手指摩挲着漆黑的封皮,仿佛上面还残留着对方的温度。翻开笔记,几乎每一页都留下了大天狗的字迹,厚厚一本。他的字迹倒不像人一样俊逸淡雅,反而遒劲凌厉,每一笔都记得工工整整,看起来赏心悦目。妖狐从来不知道自己可以这么有耐心——他连自己的专业书都啃不动,现在却津津有味的看着对他来说无异于火星文的Java语言和C语言,好像透过这些字就能看到对方一样,又或者,读着他亲笔写下的东西,就好像又与他更近了一步。

 

直到日暮西山,天色渐渐暗去,他才从笔记里收回心神,小心翼翼地将属于大天狗的东西收起来放好,转身去开机,惯例登陆平安论坛去看读者们的回复。

 

刚登上界面,左上角的消息栏就突突突的跳出了一堆消息提示。妖狐停下鼠标任由它跳了会儿,等到终于停下了才去点击。他先看了下评论,大致浏览了一遍发现几乎全是在高呼狗崽发糖的,也就没再细看下去,点开了提示有系统消息的信封图标。

 

“系统消息:尊敬的用户,用户‘黑色羽翼’送出的十个黑达摩蛋已经存入您的结界,可用于兑换积分或折现,也可前往平安商城兑换礼品,感谢您的信任与支持。”

 

卧槽?

 

妖狐目瞪口呆的盯着系统消息看了半天,才终于确认这的确是一条新的系统消息。而在这条之前,还有连着好几条已阅的相同的消息。

 

达摩蛋是平安论坛创作版块里特有的一种奖励机制,用于读者为自己喜爱的作者打赏,分为红达摩、白达摩、蓝达摩、黑达摩四种,稀有度与获取难度都是按从前到后的顺序依次递加,相应的,给作者提供的奖励也越来越高。其中红、白、蓝三种达摩可以通过登陆、签到、留言等积累活跃度的方式获得,而黑达摩的获取方式只有一种——购买。一个黑达摩需要500勾玉,收到黑达摩的作者,可以将其兑换成等额的勾玉到自己的账户。

 

自从更文以来,妖狐收到过不少达摩,大多都是红白蓝,然后折换成积分。真爱读者一掷千金买一堆黑达摩犒赏作者的事并不少见,但大多只发生于可以登上排行榜的大热文。妖狐自问自己笔力一般,读者也从来都只有固定的那么几十个,竟然也有土豪读者了吗?!

 

一个黑达摩五百勾,十个黑达摩5000勾,这,几乎是他一个月的生活费了。他数了数先前的系统邮件,总共有六封,每次都是十个黑色达摩。这位读者,可以说是真.壕。

 

壕的让妖狐有些不知所措。这个黑色羽翼是最近才开始追文的,兴许是这几十个读者里认识的人,于是向他推荐了这部作品。黑色羽翼从来不留言只扔达摩蛋,雷打不动的每次十只。他虽然很感动于有人如此喜爱他的作品,这么一大笔数目的犒赏却让他受之有愧。于是他在前几次的更新中每次都会在作者留言里特地说一句不要给他扔黑达摩了,他写文从不是为了盈利而是乐趣,对他来说能有这么一群读者的陪伴就是最大的满足。

 

然而黑色羽翼并没有停止向他扔达摩,他有点无奈,决定会一会这位土豪粉丝。

 

17:21黑夜山老司机:这位朋友,请问在吗?

他用平安论坛的私信功能给对方发了消息,心想对方要到上线才能看得到,不会立马回复,于是最小化了页面准备出去吃个饭再回来看消息。

 

妖狐在食堂点了份牛肉饭,一边刷手机慢悠悠地吃起来。宿舍的微信群连着震了好几下,跳出来一堆信息。妖狐从第一条开始一条一条往下翻,几乎都是妖琴师和夜叉在插科打诨,他两同是音乐系同一个班,关系要比美术系的他更亲近一点。最后说道晚上他两要去酒吧驻唱,大约很晚回来,妖狐回到:给你们留门。另一个与他同系的室友判官在后面回复说晚上要陪女朋友,今天不回宿舍。妖狐叹了口气,哎,漫漫长夜又要独守空闺了。

 

吃过晚饭,妖狐绕着宿舍楼前的人工湖散了一圈步消了会儿食,回到宿舍已经将近六点。打开页面,发现黑色羽翼在他消息发出去之后几乎是秒回了他好几条。这人,原来一直在线么?

 

17:22黑色羽翼:!!!!!!

17:23黑色羽翼:啊啊啊啊啊啊

17:23黑色羽翼:我没看错吧!!!!

17:23黑色羽翼:黑夜山大大!真的是你啊!你居然给我发私信!!!

17:24黑色羽翼:在在在我在!您说!

 

妖狐:( ̄工 ̄lll)

 

17:55黑夜山老司机:……

17:55黑夜山老司机:抱歉,我刚才去吃饭了,才看到消息。

 

17:56黑色羽翼:没关系的大大~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呀?

17:57黑夜山老司机:呃……就是那个……黑色达摩

17:57黑夜山老司机:下次……别再投了。还有,现在的可以退回去么?我把你之前送的退还到你的账号。

17:58黑色羽翼:(/委屈)为什么呀大大QAQ

 

妖狐看着聊天界面上眼里冒着泪水委屈巴巴的小人表情包,眼前浮现出一个受了委屈拉拢着脑袋暗自伤心的小萝莉形象,不知怎么的就涌上一阵罪恶感。

 

18:00黑夜山老司机:黑达摩很贵,你一次还投十个,太破费了。我怎么好意思收你这么多钱呢……

 

18:01黑色羽翼:噢你说这个呀。这只是我的一点心意,大大写文那么辛苦,这些都是你应得的呀~

`

18:02黑夜山老司机:不行,就算是稿费也没有这么多的。而且我写文是出于兴趣并不是为了赚钱,这些报酬我没法收。

 

一直秒回的黑色羽翼这次隔了好几分钟才回道:对不起大大,我知道了下次不投了。(/委屈)

 

又是这个哭唧唧的委屈小人,妖狐扶额,怎么感觉自己在欺负人家似的。

 

但有些原则性的东西是不能破坏的。他狠了狠心又对黑色羽翼道:之前投的,我也得退给你。这些钱加起来快是我大半年生活费了,抱歉我真的不能收。

 

黑色羽翼这次沉默的时间更长。长到妖狐几乎以为他已经下线自己也准备关页面的时候,对方才终于回了消息。

 

这次只有四个字:我知道了。

 

06

妖狐觉得自己好像伤了黑色羽翼的心。但他回去把聊天记录又再反复看了几遍,又觉得自己的做法没有什么问题。或许是中二病时期的小萝莉内心都特别敏感?妖狐只能这么理解。

 

 

他上论坛把《平安记事》的存稿发了作为更新,这一次的内容是正儿八经的正剧向,主角没什么感情纠葛,打打大蛇战战鬼王就算完事。评论之中意料之内一堆求主角谈恋爱的腐女,妖狐懒的细看。他在评论区刷新了一会儿,也没见着黑色羽翼,没有达摩蛋,也没有留言。几个活跃读者倒是直接把他的疑问发在了留言区。

 

 67L大锤捶你胸

快一个小时了,黑色羽翼还没来?

 

68L 蒜蓉粉丝蒸扇贝

楼上提醒我了,我说今天看完更新总觉得哪里不对。原来是羽翼大佬没出现。

 

69L 断桥是否下过雪

楼主之前不是说不要给他投蛋吗?估计大佬看见了,大概以后都看不到十个黑达摩金光闪闪壕气冲天的亮相了,哎。

 

70L 套环大暴走

咦,我萌了这么久的双黑CP是不是要BE了?

 

妖狐一条一条读下去……等等双黑又是什么鬼?!他揉了揉眉心,自己对黑色羽翼,真的过分了吗?

 

 

妖狐想了想,还是决定给黑色羽翼发了私信。

 

20:03 黑夜山老司机:对不起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真的不想收读者的钱。这样吧,你把微讯账号给我,我把之前的蛋换了勾玉转给你。如果你不接受我把钱退给你的做法,我看这些黑达摩也是可以去平安商城兑换实物礼品的,我去换点东西寄给你可以吗?

 

私信如石沉大海一般,妖狐玩了会网页游戏又刷了会儿微博也没等到回复,干脆退了网页关了电脑不再想了。

 

明天再看看吧。

 

 

 

 

 

 

大天狗跟妖狐发完私信就下了线,他甚至忘了要等对方的更新。他连自己都说不清,为什么会因为这几条私信就莫名的有些生气。明明对方根本不知道那是自己。

 

或许是早在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将对方划为自己的所有物,那么自己对他好、他接受自己的馈赠,这一切都该是理所当然的。可他看着他能与评论区各种小姑娘毫无嫌隙的开着玩笑,却对自己的示好拒之千里,这让他心里泛上一阵酸,于是赌气般的关了页面。

 

大天狗躺在床上对着天花板发呆,回想起今天发生的一切又觉得心间像灌了蜜似的甜。妖狐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自己的呢?是跟自己猜测的那样,在第一次见到彼此的那一天吗?他又把思绪调回那个初遇的午后。那一天阳光是耀眼的,空气是温暖的,窗户外蓬勃生长的木芙蓉散发着甜腻的香气。而银发的男孩让他眼前一亮。他看着他灿金的眸子闪耀着灵动狡黠的光芒,修长的手指在他面前置茶,衬衫下露出一截白皙的手臂——真是赏心悦目。经历了20多年单身狗生涯的人不懂什么是心动,只知道那一天,因为这个银发男孩的存在,似乎甜腻的空气也不再令人生厌,繁琐的工作也不那么恼人了。

 

帮八百比丘尼弄完他们院网站,大天狗就被各种接踵而至的国内外大赛压的抽不出身,而那个下午与他短暂相处的男孩,也早被他遗忘到不知哪个角落。直到大四开学,他的导师拗不过学校的再三邀请又正式回归课堂开设公课,他才再次见到了妖狐。

 

彼时他已经从各种大小赛事里斩获了足够令他保研的殊荣,毕业设计与他而言也是轻而易举,于是整日无所事事,除了泡在图书馆啃书,其余时间几乎都在帮着安倍晴明搞学术,顺便给他的公课备备课件,打打下手。令他意外的是,他第一堂课就看见了妖狐。对方打着哈欠进教室的时候正好与正在调试仪器的大天狗对视上,他似乎有些窘迫,迅速收起了懒洋洋的表情,大天狗觉得这张脸似乎非常熟悉,一时又想不起来是在哪见过。他盯着电脑屏思考了几秒才想起来——是八百比丘尼的学生,回过神来想跟对方打声招呼,正好看见妖狐从他面前低着头走过,那一句酝酿好的问候就这么生生的看着对方的背影噎了回去。

很奇怪的是,继第一次的相认失败之后,这两人往后的所有见面,就跟成了完全的陌生人一样。往后的每周,只要大天狗去安倍晴明的课,无一例外的都会看到妖狐,但对方总是来得很早,在他到达教室前就已经安安静静的坐在教室中后排靠墙的座位,像是当他不存在一般,又像是他当真是来虚心求学的。

 

后来大天狗又忙了好一阵,晴明的课只得偶尔去一次,对于妖狐为什么会来听公课的原因也没时间再去追究。直到下学期开学,才终于把保研和毕设的事情都敲定下来。大天狗在图书馆帮晴明改课件的时候突然想到,自己上学期后期都没再去过公开课,那个周周蹭课的妖狐,是不是还在呢?他决心这次要是再见着妖狐,还是主动跟他寒暄一番吧。

 

不知是不是意念真的有催生现实发展的作用,那一天,从洗手间回到阅览室的大天狗,竟然就看到妖狐端端正正的坐在了自己前面一桌,只留给他一个长发飘逸的背影。妖狐从外形上看倒是一直很有艺术生的特点,他留一头银色长发,往往在脑后半扎起来——他是偏阴柔的长相,这样的发型十分衬他;性格却完全不染一丝娘气,即使留着长发也给人英气十足的感觉。

 

他背对着大天狗,全然没有察觉到对方的存在,始终将注意力放在电脑屏幕上,手指一刻不停的敲敲打打。偶尔又停止打字,托腮思考许久。后来他又在一个蓝紫色的页面浏览了很久,时不时的还会捂着嘴无声的发笑。大天狗疑惑,他在看什么这么好笑?

 

大天狗的视力是极好的。他毫不费力的看到了论坛名字和加大加粗的“平安记事”四个字,似乎是一篇文章。他最小化了正在做的PPT,打开网站搜索了这个论坛;进入论坛后又搜索关键字,那时候《平安记事》才更新了五章,还未达到设置权限的等级,所以论坛用户皆可阅读,直到第十章的时候妖狐才给文章设了权限,连同前边的章节一并加了锁。大天狗没有犹豫,登进去看了文章。

 

然后大天狗的世界观就在那一天崩塌又重塑了。

 

 

大天狗把《平安记事》反反复复看了很多遍。回过神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暗,图书馆也空旷了许多,再抬头的时候,面前的背影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他努力的理了一理纷乱不堪的思绪,终于稍稍平静下来。

 

虽然二十多年空白的情感经历使他在这一方面有些迟钝,但这篇文章这么明显的倾向,情商再低的人也能明白其中缘由。里面的主角就是他和妖狐,这几乎是仅仅从外形描写上就可以确定的事实。而里边两人错综复杂的羁绊与纠葛,竟然连他这个从来不看网络小说的理科男都觉得百转千回,揪心不已。他点进了作者黑夜山老司机的个人资料,记下了生日那一栏的数字,与他在校园网上看到的妖狐的生日一模一样。而他们学校所在的校区正是依山而建,这座山就是作者笔名里的“黑夜山”,从他回复读者的留言里,诸如“要赶写生作业明天不更新”、“去蹭计算机公开课”这类无意间泄露个人信息的话语,几乎不需要太多思考,大天狗就把“这篇文章是他们俩的熟人所写”的可能性更换成了“这篇文章的作者就是妖狐本人”,他怀着最后一丝疑虑与罪恶感顺手查了IP,然后连最后一丝疑虑也消失殆尽。

 

知道真相的那一刻,大天狗咂摸不出心头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滋味。似乎五味杂陈一道而来,化成胸腔里一阵砰砰的震动。妖狐在小说里把他描写的如神祗般高贵完美,字里行间都能将他对这个角色,或者说,对于他本人的崇拜到近乎痴迷的感情一览无余。这到底是怎么样一种深情的迷恋,才可以让他在贫瘠的文字里注入如此鲜活的生命,倾诉这样动人的感情?有一个念头呼之欲出,让他不知所措,又含着隐秘的期待与欣喜。那一天,他的心跳以比以往快多倍的速率,跳动了许久。

大天狗躺在床上翻了一个身,每次回忆起这恍如梦境般的一日,都让他在甜蜜之余又泛起丝丝心疼。那个人,就这样怀着对他浓烈而又炽热的恋慕,把它当做秘密掩埋在心底,在他看不到的地方默默地喜欢他,执迷而又卑微。在认识妖狐之前,他不知道什么是情爱,不会对任何一个人侧目,他享受独身一人的清心自在的状态并且希望永远可以这样;在认识妖狐之后,他依然习惯于把学术与专业当做平乏的日子里唯一的目标与追求,不问感情。直到无意间闯入了那个人的秘密,窥视了他匿藏与心底的心事与情愫,全部都与他有关。他无法再做到对一切无动于衷。可是又是奇怪的。明明在过去的二十余年里,数不清的男男女女曾捧着同这人一般炽烈的真心送到他的面前,渴求他的垂怜,他都可以不带一丝犹豫的将它们推拒,并且不怀一丝愧疚。可他对于妖狐却做不到。明明这比先前的任何一次追求都来得更好打发:对方从来没有把这份感情加之于他的身上,一年如一日地暗恋,就好像这只是他自己一个人的事。大天狗只需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他们就会永远保持“只见过一面”的学长学弟的关系,直到毕业,直到很多年后彻底分道扬镳奔赴各自的生活,最后甚至会连彼此的名字都掩埋在岁月的尘埃里。可感情,或许是一种最不受意志支配的东西。大天狗说不清楚自己对妖狐的感情是从哪一天开始发生变化的,或许是他读完《平安记事》的那一天,也许是他在那天之后开始不受控制的去关注妖狐搜集关于妖狐的信息对他的好感日复一日的累积之后终于到达了某个发酵的点,也许,又根本不需要这么多百转千回的剧情,仅仅在他们第一个见面的午后,甜腻的空气里就有着属于他们彼此双方的费洛蒙,妖狐在那一日接收并且沦陷,而迟钝如他,迟到了这么久的时光 。

 

 

还好,还不算太晚。


评论 ( 4 )
热度 ( 107 )

© 一碗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