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崽】我们的故事03

后来妖狐无数次的回忆起他们初见的场景的时候,都无比懊悔于他与他交谈的寥寥数语,全仅止步于简单的问候。他虽称不上风月场上的老手,撩妹与追人在他20年的人生里却从来不是难题,这一次,却是实实在在栽的彻底。

喜欢一个人方式有千百种,从前的他惯于用甜言蜜语、鲜花礼品这样最常见亦是最俗套的方式攻陷意中人,游刃有余并且无往不利 。而对于大天狗,他知道他不能这么做,因为不合适,更因为胆怯。他怯于这一次的恋慕对象不同于以往任何一个,怯于对方总是沉默寡言、高高在上的姿态,也怯于自己满腔真心若是碰上铜墙铁壁,又该如何收场。于是他喜欢一个人的方式变为了追星的粉丝似的狂热痴迷而又隐秘卑微:通过校园BBS、迷妹的八卦或是各种论坛知晓他的个人情况,通过微博推特等社交软件窥视他的近况——微博和推特是通过他的迷妹们知道的。他用一个僵尸小号关注着他没什么动态依然有好几千粉丝的社交账号,像是一个视奸狂魔一样偷窥着他的一举一动。尽管大天狗并不热衷于在社交软件上发布日常,微薄总是隔几天或十几天才更新一些无关紧要的内容。

妖狐说不清喜欢上大天狗的究极源头是什么——他是个该死的颜控没错,但他曾拥有过各种类型的小姐姐,皆是貌美如花,鲜活动人。大天狗是个男人,尽管张着一张天妒人怨的脸,可终究是个男人,这与同性相斥异性相吸的理论是相悖的。妖狐一遍又一遍的思索他与这个总共交流不足几句话的男人接触的每一个细节,试图找出到底是哪一个契机触发了丘比特之箭,最后都不得而知。只是从那天开始,那个金发蓝眸的男人会时不时地、循环往复的出现在他的梦里,在一个截然不同的背景世界里,与他上演各种故事与纠缠。

这份隐秘的暗恋持续了一年之久。他似乎已经习惯了匿藏与对方看不见的角落,偷偷的抒发着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知道的小情怀,久而久之,如习惯成自然,这份情愫是否有一天可以公开在光明之下,似乎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他把那些关于大天狗的梦境整理成书,放置在一个只有他自己知道的秘密天地。好像这样,就是对这份感情的最好的回应 。



红灯熄灭,绿灯亮起。妖狐收起了那又飘到一年前那个午后的思绪,穿过马路向SSR大学走去。时间是一种很玄的东西,他总觉得那个初见的午后仿佛还在昨天,又似乎已经携着这份不可言喻的情愫走过了百年的时光。其实满打满算,从第一眼的悸动,到归于平静却不减分毫的恋慕,不过一年有余。他不知道这样的境况还能维持多少个一年,他不喜欢提前计划未来,不喜欢设想可能性。活在当下是幸运的,而前路是因未知才格外迷人。

踏进教室的时候离上课还有十五分钟,教室里已经坐了一大半的人,各种讲话声融在一起变成了模糊的嗡嗡声。他走到自己的老位子,打开笔记静静地等着。晴明的公开课是上个学期开始的,到现在他已经一堂不错的听了整整快20周。大天狗却不是每周都会来。他已经大四,上学期忙着各种论文、考试,鲜少会跟着晴明一起过来,整个上半学期妖狐见到他的次数屈指可数。这学期倒是一节课都没缺席过,妖狐知道他已经保研,大四下学期没有课都在忙毕设,而他这么优秀的学生自是不用为这些烦恼,想来早就把一切尘埃落定,只消悠悠然享受这最后的大学本科时光。                      

妖狐抬手看了看表:13:53。他盯着教室前门看了会儿,果不其然在来往的学生中盼来了他想见的人。

他知道大天狗一般会提前十分钟左右进教室,调整好投影仪和笔记本,将PPT打开留在第一页等着晴明到来,而安倍晴明总是会踩着铃声进教室,二话不说就着PPT就开讲。

此刻他就看着大天狗站在讲台上做着每堂课开始前都会重复的动作,明明千篇一律,却还是百看不腻。 他穿着白色的衬衫,肩上有蓝色的条纹印花,整个人看上去干净又清爽;那双漂亮的蓝眼睛专注的盯着电脑屏幕,修长的手指带着鼠标轻轻滑动——一举一动都像是精致的电影画面。

直到大天狗走下讲台,妖狐才收回目光,低下头对着笔记本一目十行来。再过几分钟上课钟声就会响起来,安倍晴明心血来潮的时候会纵览全场随便挑着人起来回答问题,妖狐赶紧趁着这几分钟大致浏览起上堂课笔记,怕到时不幸“中奖“。

“你好,请问我可以坐在这里吗?”打断妖狐埋头苦读的,不是喧嚣的铃声;不是安倍晴明通过扩音器传来的声音,而是一道年轻的、温和淳厚而又清冽动听的声线。伴随着若有似无的香水气息,尾调似乎是柏树,或是琥珀烟草。

然后他抬头看到了那张令他心神缭乱的脸。第一次见面就夺走他心魂的人,曾经遥不可及的人,存在于现实与梦境交织的人,在偌大而拥挤的教室里,在燥热的空气与人声鼎沸里, 在正午炽热绽开的光芒里,穿过一年又五个月、548天、13140个小时的留白岁月,对他说道,

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评论 ( 2 )
热度 ( 99 )

© 一碗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