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崽】Jar-owl 59(上)

*还剩下两章完结 终于凑了60章20万 强迫症的胜利!~

 

“千叮咛万嘱咐,让你们公共场合悠着点,结果呢?到底是你们把我的话当耳旁风还是我这人专业毒奶?”荒已然临近暴走,就着那么小块地方来来回回踱了个遍,依然觉得不解气,呵斥道:“你们说吧,这烂摊子该怎么收!”

大天狗从妖狐手中接过手机,见到照片后脸色更加不好看。“公关了吗?”他蹙着眉,鲜见地露出了茫然无措的表情,嘴唇也紧抿着,连周身气压都下降了几个度。

“还用你说,”荒揉着眉心,嗓音透着股倦意,叹了口气说:“正在联系几家主要媒体撤报道,其他还没发通告的已经压着,公关部也会准备声明……不过,抵不了多大用。”

稍加缓和的脸色在听到最后一句话后又再度变得阴云满布,大天狗沉着脸,眼里掠过几分自疚。

——都怪自己太大意了。

 

“喂,你们也太杞人忧天了,”妖狐看着两人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在一旁没心没肺地开口:“这黑不溜秋的是人是鬼都分不清,到时候打死不承认不就行了嘛。”

荒停下乱窜的步伐,侧过脸凌厉地盯着他看,妖狐被他似要迸出火来的目光看得发怵,悻悻地收了声。

“你再往前翻翻,”荒示意妖狐把新闻看完,看到对方愈来愈心虚的表情后才接着道:“人家从你出校门就跟着了,没想到吧?”

妖狐眨了眨眼睛,讪笑两声后垂下了头。

这狗仔倒是把传播资讯的时效性贯彻到了极致——妖狐在心底默默讽刺,连他这个新闻系大学生都甘拜下风。

两人前脚才从月黑风高的小花园里浓情蜜意完,后脚就被偷窥的家伙添油加醋报道的满天飞。前后连一个小时都没到。八卦网站的开屏头条就是他俩摸着黑亲吻的照片,新闻标题打着夸张的特效,跟大字报似的。再点开内容就更加惊世骇俗,光是一张照片已经足够劲爆了,再加上《故事会》看多了的编辑深得其真传、绘声绘色的描写,更是将这场猝然见光的同性恋情形容得板上钉钉,确切不移。

吃瓜群众不明真相,看着图文并茂的报导,便觉已然是铁证如山的石锤了。

妖狐又反复看了几遍配图——从三个人在学校大门上车的抓拍,到医院门口下车时短暂暴露的身影,再接下去就是他和大天狗在花园里亲吻的画面。而从进入医院到在重症病房的这段时间,由于监控严格,闲杂人员难以混入,便幸运地逃脱了那罪恶的镜头。

所幸除了那张黑暗中的亲吻,其他光线明亮的照片里他和大天狗并没有任何其余亲昵的互动,几次落入镜头的画面中,两人之间距离隔得还挺多,倒不如他和荒看上去更亲近些。

而更幸运的是——妖狐滑到新闻尾端,看过几遍后确信照片里的大天狗始终都没有露出正脸才终于松了口气。花园里的照片更是连轮廓都模糊不清,除了他自己露出半张侧脸是不可挽回的马失前蹄,在他面前的大天狗完全黑乎乎一团,而背后恰巧又是一根亭柱,将他身形挡住打扮。从照片里只能勉强从高大的身型上区分出这是个男人,至于是谁根本无法分辨,任何人都可以往那模糊的轮廓里套。

——感谢小花园里坏掉的夜灯和那位置完美的亭子。妖狐在心里默念,幸好茫茫黑夜不辨人影,要是把大天狗牵扯进来了才是真正的麻烦。

还好现在尚有一丝余地。

他脑子活络地运作了一轮,心里已经有了想法。“好了好了,”语调轻松地打断兀自焦急的两人,妖狐一副完全不放心上的模样:“不要愁眉苦脸了,事情总有解决办法,我们在这干着急也没有用。”

大天狗听他这么说心里更不是滋味,这个一向骄傲到不可一世的男人此刻眼里满是苦涩和愧疚,妖狐一把扯过他的领带,将他整个人带到自己面前,抵着对方英挺的鼻子说道:“握说了不会有事就不会有事的,你信我。”

大天狗将手抚上他微凉的后颈,点了点头,轻声说道:“都交给我。”

妖狐抵着他的额头笑起来,笑得一脸无忧无虑,仿佛这场天大的危机都不存在一样。

兵荒马乱的时刻,似乎只要他们坚定不移地携手并行,所有的危机就能迎刃而解。

 

“不好意思,我打断一下哈。”荒看着大难临头还不自知的两人,觉得自己是时候棒打鸳鸯让他们清醒一下了:“二位面临迎头大难的乐观态度我十分欣赏。但是你们也懂得,外面铺天盖地的流言蜚语和舆论炮击,不是你们卿卿我我搂搂抱抱就能不击即破的。”

“所以,”荒正了正嗓音,笑出一口森然白牙:“我们现在需要做的是全副武装迎接一场硬战。”

“你说得对,”大天狗挑了挑眉,“我愿意为你提供最好的军资力量。”

“少不了你的,”荒抬了抬下巴,“到时候可别心疼你的银行余额。”

“我不心疼钱,”大天狗幽幽地说道,“不过花钱养废物点心这种事,我从来不干。”

荒被他咄咄逼人的目光盯得不寒而栗,知道这家伙是动了真格的,赶紧道:“放心,我现在立马回去开会。今天全公关部都不睡,作战到天明。”

妖狐在一旁静静围观他俩你来我往,直到荒提出自己要先走一步时,才收回神思,起身向他颔首:“今天……又要麻烦你了。真的非常抱歉。”

“你给我惹的麻烦还少?”荒扣上西服,下意识埋汰他,感受到不远处传来不善的目光,又赶紧换上笑脸:“不麻烦不麻烦,这是我的本职工作嘛。”

妖狐一阵无语,目送着衣冠楚楚的男人款款离开。

荒前脚离开,后脚就有医务人员来通知他们办手续。大天狗带着他楼上楼下跑,又是签字又是缴费,各种繁杂的账单和手续一下子夺走两人刚才还在为偷拍事件烦扰的情绪,一通忙碌下来,除了疲惫再也无暇估计其他。

等全部忙完已是凌晨。这一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情绪也经历了几多起伏。此刻的两人皆是满心疲惫,身体与精神都乏累不堪。妖狐在休息的空荡翻开文件浏览,他就着微弱灯光默读着上头的文字,在看到“入殓”两字时微微怔了下,转身对大天狗说道:“下葬那天,你陪我去吧。”

怕对方误会,又赶紧解释:“他没有其他亲人了,朋友……应该也没有。我怕我一个人应付不来这种场合,所以……”

“我知道,”大天狗打断他,抓起他的手与自己相扣,“我当然会陪你。”

深夜的医院又陷入漫无边际的死寂,整条长廊只有他们相携而立,冷清清一顶白炽灯打在他们周身,投射出地上两具交叠的影子。

这一天变故横生,起伏跌宕,他们在沉浮与动荡中对抗着冰冷人间,却也终在所有喧嚣沉寂后,依然能于方寸天地间,静静相拥须臾温暖。

 

尽管留下了一堆让人焦头烂额的烂摊子,这一波三折的一日总算也从日历上揭过。崭新的一天从来不会缺席,第二日依旧是个阳光明媚的大晴天。

快消时代,人的记忆也很短暂。昨天落地惊雷般的爆炸新闻,过了个夜之后虽不至于被人遗忘,到底水花还是小了很多。这主要得益于妖狐那神通广大的经纪人——除了几家手快嘴快的媒体,剩下的不管是纸媒、网站还是自媒体,全都被他凭借遍布各行各业的广大人脉与大把金钱将消息中途阻断,再没见天日的机会。

尽管如此,昨天被爆出的东西还是产生了不小的影响——妖狐的微博与推特在第一时间就沦陷,各种质疑与谩骂的声音到现在也没停过。至于那些八卦网站,上头的留言则更加不堪入目,对他性向冷嘲热讽的人比比皆是,而其中甚至有人拿他出入医院这事做起文章——提起同志人们总是自觉联想到某种可怕的疾病,网络是块遮羞布,一些网络喷子便在这时充分彰显出他们罪恶的本性,在毫无根据的情况下揪着“医院”“同性恋”这几个字眼不放,有意无意地朝着那一个充满恶意的方向引导舆论。

 

这已经是大天狗第三次使了蛮力敲击他那张实木办公桌。

拳头落在坚硬的桌面发出重重的钝响,他也浑然不觉疼痛。比起手上的感觉,电脑屏幕上那些刺目的字眼更像一把把尖刀,每个标点符号都活生生往他身上剜。

那些恶毒的语言全是朝着妖狐而去,却每一下都戳得他鲜血淋漓。

他脱力地靠上椅背,这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感到难以控制的出离愤怒,也第一次为自己的无能为力而懊悔不已。

荒说会加班加点处理这件事情,然而到现在依然无甚动静。除了工作室发了一张不痛不痒的声明谴责偷拍跟拍的行为,再无其他动作。而这张打着官腔的声明不但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反而让本来闹得不可开交的黑粉更加津津乐道起来。一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已经开始扒起他的身份来——照片里他的背影高挺俊逸,对于认识他的人来说很容易便能辨认出。

这下舆论更加甚嚣尘上,继同性恋、医院幽会之后,更加夺人眼球的新词汇已经出现——师生恋。

这般禁断又隐秘的关系更是引得了又一轮热议,原先稍稍下降的热度经过一个上午,再次呈爆炸式蹿升蔓延。

大天狗只觉脑子嗡嗡作响,他不介意网络上那些人怎么猜测他的身份,也无所谓学校里的人之后怎么看他,此刻他唯一不能忍受的,是铺天盖地对于妖狐的网络暴力。

而他对此却什么也做不了。

再一次为自己在这一刻的无能而感到烦躁不已,他拿过手机,不想再坐以待毙下去。

电话是准备拨给荒的,至少他必须知道那边是不是有了可靠的应对方案。指尖刚滑到电话薄,另一道专属于某个人的提示音先一步响起。

大天狗心下一凛,轻颤着点开微博的特别关注。

界面显示的是妖狐在10秒前用认证的账号发的最新微博:

“我知道这两天许多人对关于我的某个问题十分关心,思前想后觉得还是由我本人给大家一个交代比较好。

没错,照片中的人的确是我,而另一位也的确是我的恋人。虽然通过这种方式让大家知道并不是我的本意,但事已至此,我觉得与其隐瞒不如坦诚——我确实只喜欢同性,且已经有了稳定交往的恋人。但是他的身份并不是大家猜测的那样。当时陪我出入医院的除了我的经纪人还有一位——大学期间对我恩重如山的教授,他不是传闻中我所谓的恋人,昨天他的出现也仅仅是出于对于学生的关心而帮助我处理一些私人事务。

至于你们所关心的我的恋人——那正是我昨日出现于医院的原因。他因病入院已有一些时日,我偶尔会抽时间去进行探望。

以上就是对于某件事的全部解释。关于我的私人感情与私人生活,很抱歉我只能言尽于此,也希望大家能给予一些谅解,更给予生病中的人多一些体谅,让我们留有一些私人空间。不胜感谢。”

 

大天狗脱力靠回椅背,整个人像是被掏空一样,只有心口的位置传来剧烈而快速的跳动。

手机上的文字被他用手指反复摩挲着,每往下读一句,心脏的跳动就好似加剧一分,直至全身血液都好像涌到了心房,鼓动着蓬勃心跳,让他产生一种近乎窒息的感觉。

这条悬崖勒马的声明——他知道,不会是公司的指示,而是妖狐自作主张的孤注一掷。

他向全世界撒下一个完美无缺的谎言,只是为了将他从流言的泥淖里摘挟而出,去往一条安和平顺的退路。

 


评论 ( 2 )
热度 ( 77 )

© 一碗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