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崽】Jar-owl 54

54

 

午后正是上课时间,大多数学生都聚集在教室里,北大门只有寥寥几个人影,静得连风吹树叶的簌簌声都清晰可闻。大天狗双手插袋,迈着长腿从操场一侧的小道绕近路往宿舍方向走,妖狐自己提着行李下慢悠悠地跟在他身后。

偌大的校园空荡荡的,来往间也寻不到几个人影,但碍着今时不同往日的身份,光天化日之下他俩还是得避着嫌。

“你要跟我回宿舍么,”妖狐一路上懒懒地不想说话,到了宿舍大门发现大天狗依然没有离开的意思,忍不住停下来发问:“你没事做吗?”

“你的室友有课,我没有。”大天狗言简意赅地回答,转身从妖狐手中提过行李箱,宿舍楼道里没有人,他也就不再避嫌。

行李箱易了主,落入更加宽厚有力的手掌之中。然而它的主人掂了两下后又立时扔还给妖狐,笑得一脸理所当然:“这么轻,你自己拎。”

妖狐目瞪口呆地接过自己的行李箱,看着大天狗朝他一脸坏笑,半晌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你是直男吗?”

大天狗耸耸肩,笑得更加戏谑。目光在妖狐身上满怀深意地流连,最后停留在他的腹部,若有所思道:“你要是能给我生孩子,那我就是直男。”

妖狐赧然到连脖子根都泛红,酝酿的垃圾话提到嗓子口准备挤兑回去又生生地咽了下去,只从鼻子里发出哼哧的气音——被臊的。

大天狗大笑着转过身上了楼,站在楼梯上朝他挥了挥手道,“我只是记得以前有人说过,自己的事情要自己做。”

开学那一日的记忆趁虚而入,在妖狐发怔的瞬间一幕幕涌进脑海。

 

“怎么一个人来报道?没有家长陪同?”

“报个道而已,有什么好陪的,我又不是巨婴。”

“今天是报道日,‘老师’您不是应该很忙吗,怎么还有那个闲情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我说过了,‘老师’照顾‘学生’是天经地义。”

 

……

交错变换的片段终于拼凑出完整的画面,连记忆里的对白都分毫不差地衔接。妖狐有些恍惚,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发生了太多事情,他曾在这里尘埃落定,故事也于此分崩离析,却又在兜兜转转之后最终复归原点,置身相似的场景中央迎接着截然不同的心境。

“愣着做什么,”大天狗从高处俯视站在原地发呆的男孩,催促道:“不想看看你的宿舍有什么变化?”

妖狐从久远的回忆里抽离,点了点头跟上脚步。

 

其实也不过离开半年,哪能有什么大变化。宿舍还是原先的模样,除了属于妖狐的那一个角落空无人气,其他都同他离开时无甚区别。大天狗走在他前头开门亮灯,被窗帘遮蔽阳光的幽暗室内顿时敞亮起来,他又走到阳台拉开深色的遮光布,阳光洒进宿舍,终于把每个角落都照得分毫毕现。

妖狐提着行李走进宿舍,在自己的书桌前停下脚步。桌面上空无一物,与其他几个室友无序堆放书籍和电子产品的凌乱形成了鲜明对比,只有书架上整齐排列着他先前不曾带走的专业书。不远处的单人床上只余床垫,被褥床单都被收拾进柜子里。但不论是书桌还是床铺,虽然都是寥无人迹空落落的模样,却并未积灰,反而干净如新,一看便是收拾打扫过的样子。

“我还没有通知你室友复学的消息。”大天狗望着他出神的模样说道,意料之中看到男孩瞬间错愕的表情,又笑着解释道:“没错,他们应当是一直连着你的部分一起打扫,做着等你回来的准备。”

一瞬间酸甜交杂的滋味都一并涌上心头,他和自己几个室友相处的时间并不多,感情却一直不错,休学后也会通过社交软件时不时地联系,偶尔还会收到来自于他们的鼓励和祝福。去年大天狗给他批了一年的休学时间,他本以为这个时间在未来根本不足以成为他的约束,甚至他想象过也许永远不会回到这里的可能性,却没想到这个年限还没到,自己便已早早归来,而他的故友更是始终为他留着门、腾出一片天地。

心头百感交集,妖狐只觉胸腔被阵阵暖意填满,掺杂着些许事过境迁的感慨。大天狗见他低垂眉眼不说话,知他此刻内心定有诸多心绪需要平复。他自顾自走上前打量书架,修长的手指自左向右滑过紧挨着排列的书本,最终停留在《新闻摄影教程》上,指腹抵在书脊微微施力,将整本从中抽离。

“这位同学打算什么时候补一下落下的课程……”他将专业书翻到笔记终结的那一页,话音未落便被一记重物掷地的声响打断。

两人皆是一愣,向着声音响起的地方投去目光,只见从被大天狗抽掉书本的空隙中滚落一个罐状物体,从半高的书架上落下,“嘭”的一声掷于桌面,发出沉闷钝响,又滚动了几番,最终停在了桌角。

妖狐朝着那罐绿油油的东西愣了愣神,片刻后才反应过来那是什么——还是开学初大天狗给他用来修复晒伤的东西。

以前的回忆再次铺天盖地自脑海里上演,一时间他觉得有些尴尬,下意识地想去拾起桌上的东西收起来,那罐东西却先一步落入了另一人手里。

大天狗饶有兴味的拾起罐子提在手里把玩,一边盯着上面的字看,一边意有所指地说:“你还留着啊。”

妖狐觉察出他语气里的轻佻,故作不屑道:“以前随手放的,忘了扔而已。”

大天狗旋开罐子,晶亮的膏体满满一罐,显然是没怎么被使用过的样子。他斜睨妖狐,见对方不知怎么红了脸,便起了几分逗弄的心思。再次把盖子盖上,大天狗若无其事地说道:“哦,那我帮你扔。”作势便要将它扔进不远处的垃圾桶。

妖狐眼疾手快,一下把东西抢过来,他跟本能反应似的,自己还没意识到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东西已经到了自己手里。

“不是说要扔?”大天狗双手环胸,好整以暇地打量着他。

妖狐被他看得窘迫,只好硬着头皮抬杠,“还有这么多扔什么扔,谁给你一样那么浪费?”

“你又不用,扔了得了。”

“诶你这人怎么这么烦……”妖狐皱起眉,不明白大天狗怎么非跟小孩似的同他纠结这个。他只是下意识地不想扔掉这罐东西,说不清原因是什么,或许是因为这是大天狗给他的第一份礼物,某种隐秘的仪式感让他不想丢弃这种具有纪念意义的东西。

空气瞬间凝滞,妖狐能感受到大天狗看着他时灼热的目光,像审视一般。两人却都没有再说话,只用沉默无声对峙着。

“既然你不用,又不想浪费……”半晌,大天狗才悠悠然开口,嘴角勾起若有似无的弧度,声音染着几分戏谑,“其实还可以开发一下其他的用法。”

 


评论 ( 12 )
热度 ( 111 )
  1. 哈哈哈哈嗝一碗栗 转载了此文字

© 一碗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