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崽】Jar-owl 26

26
警车的动静很快惊动了弄堂里的居民,逼仄的巷子不多时就挤满了看热闹的人群,警务人员和医护人员一边要应付现场的混乱,一边忙着排查肇事的源头,凌晨时分的居民区闹闹哄哄,跟开了锅炒豆子似的一派嘈杂。
骈肩叠迹,人声鼎沸,灯火通明下的万千纷扰,却再也影响不了于喧嚣中紧紧相拥的身影。
妖狐埋在男人温热宽厚的肩膀里无声抽泣,周围哄闹的人群、错杂的光景都在他们身后渐渐归于沉寂,变成迷糊惨淡的光影。
他的世界里只剩下这个给予他勇气、温暖和归宿的怀抱,所有生活的苦难、现实的重担,皆随着这个救赎般的拥抱被他弃掷于那些无关痛痒的人来人往之中。
大天狗感受到从肩头传递而来的温热,心脏不自觉地揪了一下。里头溢满了酸酸涨涨的情绪,他又想起方才妖狐于浓重的夜色中小跑着向他奔来的场景,一片深如墨砚的漆黑里只有他眼角闪过的泪光是唯一的一抹亮色。他来不及替他揩去那些美丽却令人心碎的泪花,空荡的怀抱便已被一具滚烫的躯体填满。妖狐奔跑着投入他的怀抱,像是用尽了全身力气,两副胸膛贴合相撞的时候他险些没站稳,向后趔趄两步才稳稳当当地抱住了怀里的人。
妖狐以一个飞蛾扑火的姿势回应了他展开的双臂,也回应了那个拥抱所代表的涵义。就像他用一种飞蛾扑火的决然,确证自己心底的某种感情。
思及此,酸苦的内心终于渐渐回甘,在不忍与怜惜间慢慢掺杂了些许甜蜜。大天狗紧了紧怀里的身子,像是怎么拥抱都不够,恨不得把这具纤瘦却蕴藏着连他都自叹弗如的力量的身体揉杂进自己的骨血才好。
汲汲世界,苍茫人间,迷航的灵魂找寻到引路的灯塔,从此再无孤零漂泊,以爱交换余生。

等这场斗殴混乱处理完毕已经天光熹微,崭新的旭日即将升起。由于干架的主角多少都落了伤,劳苦值班的民警们便跟着到医院一同做笔录。大天狗陪在妖狐身边应付警察,他一身名牌,气质也有着明显区别于常人的贵气,还是个会来事的,原先凶神恶煞的警察估计是觉着这人来头不小,看在他的面子上对妖狐也客气了几分,一路问询没再刻意刁难。
这几个民警约莫也是见惯了这种因债务问题滋事斗殴的,处理起来熟门熟路得很,按部就班走程序,一点不拖泥带水。这种没闹出人命,伤得也不算太重的斗殴其实很好处理,不过就是一个字的事——钱。欠的债还了,受伤的赔偿一笔,再“安抚”半夜还出来折腾的警务人员,基本就能翻篇了。出不了钱的再另当别论,大不了就是进局子蹲一蹲吃几顿牢饭。
现在身边有大天狗,钱的问题自然不用愁。妖狐没再在这个问题上继续为了那点死要面子活受罪的自尊心过不去,他们的关系今时不同往日,他有正当的身份可以坦然接受对方施予的援助。
但他还是默默记下了那笔数字,想着来日方长,他总要找机会慢慢偿还。
他知道任何一段关系都不该是一人单方面汲取而另一人单方面付出,不论是情感上还是经济上。
那就几个闹事的是为了钱来的,大天狗替他暂还了这一期的欠款,并另给他们几个人一笔额外的医疗赔偿费,数额不算小,几人收了钱开开心心地连身上的伤都顾不得了,当然也再懒得继续纠缠寻事。
这一场混乱虽然闹得鸡飞狗跳,但最终还是在大天狗的手段下还是稳妥顺当地收了场。
应付完警方妖狐又被大天狗拽着去做体检,其实之前已经当作皮外伤处理过伤口,大天狗不放心,非得让他全身上下从里到外都检查一遍,医生宣布没有其他伤势才心安。
这么一通折腾,等两人离开医院已是第二日的清晨。大天狗陪他踱步在落了晨露的青石板路上,世间万物尚未苏醒,巷子里的家家户户也正好梦,深巷弄堂间只有两人平稳有力的脚步声回荡在静谧的空气里。
“就到这吧。”妖狐停下脚步,与他执手的男人也一并停下了步伐,转过身安静而专注地看着他。
妖狐伸手摸上男人眼下两片明显的青黑,眉头皱起:“你快回去休息吧,都折腾一晚上了。”
大天狗抓起在他脸上游走的手,放到唇边轻触了一下,不置可否道:“知道了。你回去先休息,东西之后再收拾。学校那边我帮你请一周假,你好好修养,”男人顿了顿,换上认真严肃的口气继续说道:“不许提前结束休假。”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妖狐在他面前没心没肺的笑起来,一张脸上全是青青紫紫的伤口,看上去有些滑稽,他却全不在意,还埋汰起大天狗来:“你们老年人话真多。”
说完又跟奸计得逞似的转身一溜烟跑了,大天狗被他堵得一阵气结,刚想抓起来收拾一顿,却见对方跟小狗似的窜了。
他站在原地,望着不远处蹦蹦跶跶的背影叹了口气,被这人突如其来的孩子气搞得有些哭笑不得。
正当无可奈何之际,那个刚才还在闹小孩子心性的人不知何时已经折返回来,以迅雷不及的速度把他撞了个满怀。大天狗还没来得反应,某个活蹦乱跳的小孩就把自己送进了他的怀里,他下意识锢紧这具鲜活而又火热的年轻躯体,在他肌肉饱满的臀肉上掐了把,调笑道:“老年人可经不起你这折腾。”
妖狐环着他的脖子与他对视,并不理会男人的揶揄,而是凑上径直去吻他的嘴唇,四片唇瓣厮磨了好一会儿,他才恋恋不舍的分开,轻声说句“再见”又再次飞速地跑开了。
这一次妖狐没有再回头,直到那抹明亮的背影从视线里彻底消失,大天狗依然怔愣在原地,指腹下意识地摩挲被少年吻过的地方,触碰间似乎还有男孩清列的气息从指缝里流过。
他没有意识到自己此刻的表情有多么陌生,在阳光下止不住笑意的模样像极了初尝爱恋的青涩少年。

他也没有意识到,在他们进行这并不漫长的一吻时,西边某间黑瓦房的斑驳铁窗后,有一双阴郁苍老的眼睛将这一切一丝不落地捕捉。
那正是妖狐所跑去的方向。

评论 ( 11 )
热度 ( 118 )

© 一碗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