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崽】Jar-owl 18

“咳咳,”为了掩饰笑意,荒装模作样地嗑了两声,但还是忍不住打趣自己的好友:“看来有些人对自己的‘小动物’看管不牢哦。”
大天狗眼皮都没抬一下,“小孩子么,”再次空掉的酒杯被他用不大不小的力道扣在桌面上,“总有叛逆的时候。”
舞台上的少年已经进入状态,随着鼓噪的音乐声响起的,是台下愈加沸腾而又疯狂的欢呼声。
今天的妖狐穿得比他以往见到的任何一次都更加重金属,破洞背心破洞牛仔裤,扭动身子的时候露出大片滑腻的肉,在五彩斑斓的灯光映射下透出诱人的光泽,晃得大天狗一阵眼疼。
唱的也是歇斯底里的摇滚歌曲。类似于低吼的声音混合着少年恰到好处的邪恶凶狠的表情,精瘦的身子配合快速而密集的鼓点与低沉有力的键盘音灵活动作,他是光怪陆离的舞台背景里光束的中心,亦是全场百来号人目光的焦点。
大天狗早收了方才那点戾气,他也就不爽了一瞬,那孩子在舞台上光芒四射的样子,任谁见了都没法对他真恼。
倒是另一旁的荒在妖狐开始演出时便正襟危坐起来,起先的调笑全都转为凝视舞台的专注。
“啧,”一曲终了,妖狐照例在一片挽留呼喊声中下台时,荒才终于收回注意,神色认真的对身旁的男人道:“百年难遇,不出道太可惜了。”
“我说过了,你别打他主意。”明知说者无意,大天狗不知为何心头还是觉得有些不悦,不论是自己的友人,亦或是台下的陌生人,任何人眼里不加掩饰的对于那个男孩的欣赏与狂热都让他心生不忿。
荒被扫了兴致,朝他翻了个白眼,兴致缺缺道:“算了,还是先想想你自己吧。这小孩不管教,以后可得骑到你头上来。”
大天狗终于舍得看他,饶有兴味的回味了一番他的话,觉得自己这位友人叨逼了一晚上废话,总算讲了句稍微中听的。
虽然小孩在台上表演的样子往死里勾人,的确让他那股无名气消失了八九。但对方不听话的那笔账,暂且还不能抵消。
至于要怎么算……
大天狗勾了勾唇,扯出一个惑人又邪魅的笑,看的一旁的荒都受不了似的快掉一地鸡皮疙瘩。
“我还有事,”大天狗起身,轻拍了两下衬衣的褶皱使其恢复规整,又对荒笑得一脸灿烂:“你记得埋单。”
迈着大长腿往休息室方向阔步走去,荒在后头骂他“见色忘友”“喝霸王酒”的哀嚎悉数被他甩在身后。

休息室里就剩妖狐一人。
他每天只唱一首歌,但他的队友还要继续配合其他歌手进行演出。
大天狗进来的时候他正用两指夹着片湿化妆棉准备卸眼妆,开门声在空荡的化妆间里突兀响亮,惊得他险些连轻飘飘一张薄纸都没拿稳。从镜子里见到来人时,更是一口气儿没缓过来,张了张嘴木愣愣盯着镜子里那个身影半天,却吐不出一句完整句子。
“很惊讶么?”大天狗随手带上门,却并没有走近他,而是双手环胸后靠在门背上,一副懒洋洋的模样透过镜子看他。
妖狐动了动嘴唇,低声说道:“你怎么来了。”
大天狗笑了声,嘴角扯动了一下,笑意却未达眼底。
“我来看看,”说话时他已经跨着长腿朝他走来,就几步的距离,却好似每一步都踏在妖狐的心上,随着脚步声的临近,一颗心也跳动地愈加剧烈。
大天狗终于走到他身后,与他在镜子里对视了一会儿,接着矮下身子,半弯着腰伸出长臂从他后背绕到前方撑着化妆台,呈一个将他圈在怀里的姿势,又把自己滚烫的唇送到他同样发热的耳畔,咬着他的耳朵缓缓吐出剩下的句子:“是谁家的小孩不听话。”

“你……”妖狐被他喷吐在耳朵上的热气激的浑身发颤,周身围绕着的全是独属于那男人的危险的气息,他坐在座位上动了动身子,却被两条肌肉丰实的长臂圈死,起不了分毫挣脱的作用。
两人挨的近,身上的体温也融合交错在一起,跟起了化学反应似的不断升温。化妆间里打着空调,而紧紧靠在一起的两人,身上依然泌出些汗液。
妖狐已经乱了阵脚,自大天狗进来之后便无法集中武装。
确切来说,自那一夜之后,他在这个男人面前便再难维持一贯的冷静与倨傲,对方一句话,或仅仅只需一个眼神,就足以使他乱了心神,失去防守。
但心里还是有些闷气,他回过头凝神身后的男人,不甘示弱道:“现在是放假时间,老师应该无权干涉学生的私人生活吧?”
他抬高下巴,尽量使自己看上去气势逼人,但声音里的些微颤抖泄露出他心底的紧张与不安。
大天狗觉得他每次被自己拿捏掌控,却还要板着小脸死撑的模样最是有趣,比如此刻。
他不但不因妖狐的顶撞而作恼,反而觉得这样的孩子格外的有趣。
也格外的招人。
于是他出于本能地、亦是主观能动驱使地,盯着那张因为上了妆较平时更为红艳也更为湿润的嘴唇一张一合的吐完咄咄逼人的句子,想也不想似的,捏着他的下巴就把那张诱人小嘴给堵上了——用他自己那两片还残留着龙舌兰日出余香的嘴唇。
……卧槽。
妖狐瞪大了一双眼,被这突袭的一吻搞得措手不及。
在他还没来得及思考反应措施时,那双酒香魅人的嘴唇已经微微张开,诱惑着他也分开双唇,将一条滑腻的舌头长驱直入送进他的口腔。
妖狐被他口中芬郁的酒香晃了心神,迷了心智,就这么放任了那条攻略性强盛的舌头肆意席卷自己的口腔。
……算了,他在意识被唇舌间的舒爽淋漓抽走前自暴自弃地想着,反着不论怎么样都是斗不过他的。
他比谁都清楚,他身后这个为人师表的,实则是属禽兽的。

评论 ( 11 )
热度 ( 135 )

© 一碗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