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崽】Summer Ballad

1.
夏日的阳光炙烤大地,遍地都散发烘人的热度。40度高温笼罩下的世界是一个巨型蒸笼,穿梭其中的不是行人,是滚了烫水的凝出汁儿的蒸包。
得亏现在尚是清晨,若是到了正午,这太阳就得跟沸腾了似的愈加剧烈滚烫。到时就不止是蒸笼了,得是滋油作响的煎锅,人往阳光底下一站,就是烤肉落了油,撒点孜然就能就着熟嚼嚼吃了。
——妖狐坐在车里,双手撑着方向盘百无聊赖的等红灯,被自己天马行空的想象给逗笑了。

许是高温烤的人懈怠,今日的交通也格外的凝滞慵懒。堵了半天也不见行动几分,他叹了口气摘下遮阳板—车里空调已经打的够低,还是受不住这烈阳无法无天地晒。
妖狐是一个普通的城市上班族。结束一个衔接着小长假的年假,刚从20多天的悠长假期里抽身,便又要奔赴朝九晚五的日常。
在空调房里不问世事地宅了这么些天,马不停从舒坦凉爽的快活日子里投入热气蒸腾的都市洪流,多多少少有些难以适应过来。他做金融业,每天西服套装必须穿的笔挺板正,一年四季无例外。
此刻他便是一身长袖长裤的制服套装穿的一丝不苟,坐在空调车里有冷气的庇佑还觉不出什么,但等下他要穿着这么身从车里出来奔赴公司,期间不得不接受热流的烘烤。
想到这就顿时有些颓然,趴在方向盘上唉声叹气起来。

2.
到达公司大厦楼下的时候阳光似乎又更热烈了一些。他坐在车里望着外头满面油光衣服黏腻的行人,觉得自己似乎也淌汗了。
他来的早,大厦外头的公共停车场还是空荡荡的。懒得再开去地下停车场找车位,他就近就在室外的停车场熄了火。
撑着方向盘做了一番思想斗争,才长出一口气,决定英勇赴义。
打开车门的时候一股剧烈热浪扑面而来,差点令他产生一种被熔化了的错觉。刚踏出车门鼻头便沁出了汗珠,身上也瞬间变得黏黏哒哒的。
妖狐在心底闷声呐喊:这尼玛太热了啊!
停车场到大厦的几步路似是变得无限漫长。他迎着日头目眩迷离地往大门走,跟求生一般迫切的想要抓起他的救命稻草—大厦内的冷气。
或许是被晒得有些晕乎,他步履沉重的摸索前进,没进到那熟悉的旋转门,而是拐着弯推开了一扇风铃叮当作响的玻璃门。
被里头冰凉的冷气笼罩的瞬间他才意识过来:自己误打误撞地进了大厦楼下的咖啡店。
灯光幽暗的店内空无客人,只有吧台后头一个金发碧眸的英俊小哥正循声打量他这个来客。
以及脚边扑腾过来的一团毛茸茸的东西,软软糯糯地叫了声“喵”。

3.
妖狐被那奶声奶气的一声叫的心都酥了。他是个天生毛绒控,此刻也不管自己置身何处、还有多久上班就要迟到,把公文包扔在一旁沙发,就蹲下身逗弄起那萌得他心颤的小可爱来。
那是一只黑白灰瓜纹的短毛起司猫,滚圆的身子,毛绒绒的短腿,大尾巴呼啦呼啦打转,睁着双浑圆晶亮的墨黑大眼睛,正仰着头炯炯有神的打量着他。
如果不是碍着场合不对,妖狐估摸着得当场捂着心口倒地了。他是个猫咪控,也是个猫奴潜力股,人生梦想就是有个猫,做个有猫的成功人士。奈何他现在租房住,工作又繁忙,实在没条件也没机会当铲屎官,只好刷刷微博朋友圈云养猫。
此刻终于见着货真价实的喵星人,妖狐早就被萌得找不着北。他蹲下身子二话不说就呼噜了一把猫头,跃跃欲试地想要开始他梦寐以求的撸猫大计。
那胖猫也是十分乖巧,被陌生人摸了头,居然不慌也不躲,甚至十分亲昵的往妖狐手底心蹭了蹭,一副讨好的模样。眼睛也像舒服极了半眯着,妖狐忍不住又朝着它的下巴和身上的毛一阵撸,猫咪始终由着他动作,还发出了几声咕噜声,显然是被摸得舒服了。
一人一猫就这么旁若无人的玩了起来。妖狐没有注意到方才吧台后的大帅哥,此刻正一脸惊诧的望着眼前两只玩的不亦乐乎的小动物。

4.
“什么?!大义它居然……居然……”静谧的空间内突然响起一道清脆的女声,妖狐一惊,“蹂躏”毛茸茸物体的双手霎时顿住,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还在人家店里,竟然撸猫撸的忘了场合。
他有些尴尬的起身,想去前面点些饮料吃食,当做自己撸猫的“嫖资”。起身便见刚才那么隐没在黑暗背后的小哥此刻正朝身边的女孩比了个“嘘”的手势,示意她不要打扰客人。
转过脸妖狐才彻底看清那小哥的长相。刚才匆匆一瞥中只觉他长得好看,没想到……竟是那么好看。
铂金色头发幽幽泛着光泽,衬得那双碧蓝的眼眸更加幽远深邃。高挺的鼻梁配合唇形优美的薄唇,精雕细琢般镶嵌在一张寻不出任何瑕疵的脸上。
这哪是普通咖啡店员该有的长相,这分明就是明星偶像才有的俊颜。
妖狐呆楞楞地盯着他看了几眼,见对方眼里也有讶异一闪而过,随后微微得看着他浅笑,满目都是温柔。
玻璃门上的风铃被风吹的当啷响,像是在奏鸣动人乐曲。脚边滚着一团毛绒,空气里飘散咖啡豆的馥郁。
时间像是被无限拉长,炽热的阳光透过玻璃照进来,被冷气过滤掉灼热的温度,耀在他们身上只余下宜人的温暖。
那一天妖狐知道了,原来书上形容的“心脏漏跳一拍”,是真实存在的。

5.
妖狐撸的那只猫叫做大义。
至于为什么起了这么个八竿子打不着的怪异名字,咖啡店里另一个店员,也就是那个打断他撸猫的女孩笑盈盈的解释:“因为它是我们老板从黑夜山脚下捡回来的。”
黑夜山是坐古山,传闻山头曾居住着一位赤面黑羽的妖怪,毕生只为追求大义。
前去旅游的咖啡店老板大天狗,即面前这个俊美的不像话的男人,于黑夜山旅游途中遇着了这只被困的流浪小猫,因着心软,把它救助了带回来领养。
妖狐听他缓缓说起小猫来历,好看的嘴唇一张一合,声音清越醇朗。这本就动人的故事经由他这样的人物带来,更加令人动容。

大天狗将一杯草莓气泡水递给他,笑着对他说:“试下这个吧。”
他一时红了脸,刚才随口说了句随便喝点饮料,对方居然给他捣鼓了这么少女心的一杯。
“你这不是咖啡店吗?”他咬着吸管,还是乖乖的唆了草莓水,“怎么给我喝这个?”
浅粉色的饮料底部凝着沙冰,杯中央则咕咚咕咚翻着水花儿。从吸管流出的液体经由舌尖略过喉头,直达火热的胃底,那点气花儿都没消失,在掠过的每一寸地方噗噜噗噜跳动着。
“你不是喜欢喝这个吗?”大天狗笑着凝视他,用平淡无奇的口气,说着让他惊诧的话。
草莓汽水酸酸甜甜,冰凉沁透,味道倒是的确不错。

是记忆中的味道。

6.
“真是奇了!”萤草端着饮料朝沙发上的男人惊呼,“大义真的一点不怕你诶!”
这是妖狐第二次光顾大天狗的店。
上一回他们以往事重忆收尾,并不怎么欣然愉悦。
他终于记起了大天狗—那个在他记忆蒙灰的童年里,曾短暂居住在他隔壁的男孩。
当年的大天狗骨瘦嶙峋,满面阴鸷,身上还总是脏兮兮的,跟个捡来的野孩子似的,哪能跟现在这幅贵公子形象对上号来。
如果不是大天狗说他曾经对他有过几杯草莓水的情意,他就是打死也不信眼前这个令人怦然心动的男人,是十多年前受了欺负只会躲他身后嗫嚅哭泣的小屁孩。
“妖狐哥哥,好久不见。”
已经比他高出大半个头的男孩班半眯着眼朝他笑,左耳一颗蓝宝石耳钉反射着金璨的光芒,像极了他碧蓝色的眸子。
熠熠生辉,灼灼发亮。

萤草还在围着一猫一人大惊小怪,一边又转过身跟大天狗惊奇道:“你说怪不怪,大义谁都不让碰,偏偏对你的竹马亲的很哪!”
她这话说的大声,那个怪异的称呼让一前一后两个人都红了脸。
店里依旧没太多客人,疏疏寥寥,偌大的店面空空荡荡。大天狗似乎根本没在意自己的生意,一张破旧的营业牌就那么随手挂着。
妖狐在这工作好多年,这间咖啡店来的次数也不算少。只是在他休假以前,这店还是一对外地的小夫妻在经营,等假期结束,竟然已经易了主,还带来个这么可爱的“二主子”。妖狐捏了捏怀里的肉垫,心里冒腾出一些异样的情绪……这一切,是巧合吗?
眼前这个正满目温柔注视着他的“故人”,真的只是因为机缘巧合才出现在这里吗?

7.
“大义它不让人碰……是怎么回事?”
萤草那没遮拦的话本就让他有些赧然,大天狗还一错不错的盯着他看,妖狐觉得自己尴尬的快要冒热气了,只得没话找话似的打破这怪异的沉默。
大天狗轻笑一声,徐徐解释道:“它以前是流浪猫,在深山野林浪迹久了,少不了受欺负、吃苦头。”
妖狐点了点头,揉抚怀里那坨毛绒团子的双手忍不住加重了力道。
大天狗继续道:“它戒备心一向很强,跟谁都不亲近,我也不例外。”
“所以它居然主动亲近你……我们都没想到。”
妖狐微微怔住。心底深处某个地方似乎隐隐泌出一些微妙的情绪,大天狗的话让他想起了遥远深处的记忆,怀里暖融融的团子,似乎也与记忆里某个单薄的身影重合起来。
孤独流浪,受尽欺压。
只对他一人依赖。

8.
夏天似乎是漫长的没有尽头一般。
八月已经进入尾声,暑气却不减半分。
妖狐接过不记得这个夏天喝过的第几杯草莓气水,望着翻滚的粉红色气泡有些囫囵地想:他竟然已经习惯了每天需要有一杯粉红色饮料的陪伴。
大义猫照常挪着肥胖的身子拱到他脚边,蹭他裤脚管撒娇。
风铃曳曳摇摆,咖啡香气郁郁芬芳。

夏天总归是要过去,在不远的以后。
他咬着吸管想,那个时候,还会有草莓汽水供应吗?
大天狗在吧台后头撑着下巴看他,那双眼睛看他的时候似乎总是落满了笑意。
可他又总是不言不语,任由沉默将两人交集的岁月洗礼。

等夏天过去的时候就去问他那个答案吧,妖狐默然地想着,无论相聚或是别离。
——都是时光留下的温柔序曲。

评论 ( 6 )
热度 ( 127 )
  1. 与羡书一碗栗 转载了此文字
    淡淡的温馨哎qwq

© 一碗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