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崽】狗富贵和狐大义

*今天看到那条常州90后为了音乐梦想将把千万家产过到自己名下的父母告上法庭的新闻 脑洞发作用这个梗写了篇狗崽 有毒 慎点


1.

盛世祥年,百姓安居乐业,人鬼妖三界难得稳定着安谧和谐,各自循序而栖。
连一向令人闻之色变的阴曹地府都是一派太平无事。许是受了风调雨顺的人界辐射,阴间也已很长一段时日鲜有事端,大小野鬼魂魄都各归其处,地府公职人员清闲自得。
阎罗殿已经空置许久,除了它的主人阎魔大人偶尔带着各处寻来的新奇玩意儿在此耍玩作乐,便再无其他用处。
已经长久未接待来客的阎罗殿今日迎来了一张陌生面孔——一袭青白狩衣、金发碧瞳的少年挥着巨大的羽翼阔步踏入,冷着一张脸,掉了一地毛。
帚神窸窸窣窣地跟在他后边扫,一边叽叽喳喳地吵:来者何人!竟敢私闯阎罗殿!
阎罗殿的主人正卧在座椅上涂蔻丹,她的部下则在一旁批折子。
闻言只是懒懒抬了下眼皮,一双美目扫过底下的少年,道:“是什么风把大天狗大人吹来了?”
才被阎魔收回来没多久的帚神听闻那三个字霎时吓得一哆嗦——大天狗!妖界小霸王!
惹不起。
哗啦哗啦擦着地面逃走了。

2.
大天狗沉着一张脸站在殿中央。他皱着眉紧盯地板,嗫嚅着似要开口,提了口气又最终没说出来。
阎魔收了手,端坐着等他道出来意。等了一会儿仍见他踌躅不前,斜睨着给一旁的判官抛了个眼神。原本正襟危坐的男子立马会了意,清了清嗓子道:“不知大天狗大人今日前来所谓何事?”
“汝这阎罗堂,可处理家庭纠纷?”
“这,”判官与阎魔闻言皆是一愣,不明白这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小霸王今日这又是哪一出。
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判官又同他周旋:“不知大人指的是哪种纠纷?不妨先说与在下听,让在下视具体情况定夺。”
大天狗板着一张脸孔去看阎魔,见她对他点了点头,便道:“也好。”
只见他从袖口掏出一张薄纸,用黑墨密密麻麻写满了字。他擒着这纸恭恭敬敬递到地府主人手上,一本正经地说着令颠内另两人瞠目结舌的话:“吾今天是来上诉的。”
“吾要状诉吾之父,安倍晴明。”

3.
安倍晴明最近甚是郁结。
俗话说:女大不中留。可到了他这就成了儿大不中留。
他是闻名平安京的著名阴阳师,式神满堂,家财万贯。要说这所有式神里边最得他宠爱的,那当属大天狗无异。他在大天狗很小的时候便把他召来了寮里,旗下就这么一个高颜值ssr,他对大天狗视如己出,极尽疼爱。那孩子也从小与他亲近,整天“阿爸阿爸”的叫不离口,真当是父慈子孝的天伦之家。
老来得子的阴阳师喜不自禁,恨不得把全世界的宝贝都掏出来给他。晴明虽然脸黑,ssr就大天狗一个,可他有钱。还不是一般的有钱——他是平安京阴阳富豪榜排行首位的阴阳师。
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大天狗每天在200平方米的榻榻米上醒来,生活起居有一打侍女随时随地全方位伺候。安倍晴明的寮大的像皇宫,大天狗挥着翅膀在上空飞几炷香的时辰也飞不完。
他每天从自己的卧室醒来去客厅吃早饭的时候,要穿过九九八十一条小道,路过数以百计的金库——那是他阿爸的财产。里头堆满了普通阴阳师一辈子都可望不可即的财富——满级六星针女破事轮入道雪幽魂日女魅妖魍魉网切镇墓兽……还有各种已经快要堆不下的高级天雷鼓风转符业火轮水灵鲤…至于勾玉,这种在他还是小孩子的时候晴明就一把一把给他抛着玩的东西,早就已经入不得他眼。
他突然就觉得累了。

4.
大天狗觉得他不快乐。
生于钟鸣鼎食之家,坐拥金山银山万千财产,他还是不快乐。
鲍鱼海参让他食之无味,锦衣华服令他疲劳审美。他觉得这种被人用金银财宝铺好的人生道路,实在是索然无味的。内心的茫然空虚随着年岁增长也在日益加深,直到他六星满级的那一年,这个困扰他多时的问题终于有了答案。
晴明把他当宝贝似的疼,自然从小到大都给他最好的。几千勾玉一斤的达摩他成吨得买,完了还请西方的米其林大厨漂洋过海,变着花样做法式煎达摩、焗达摩、奶油达摩汤、芝士烤达摩等等美味佳肴投喂大天狗。大天狗跟打了激素似的疯狂成长,翅膀上的毛还没长齐浑身六星针女已经全满了级,满爆还满伤。终于等到小孩六星满级毕业了,安倍晴明欢欢喜喜地计划着该把家产处理处理给他继承了。
没想到等大天狗结束了毕业旅行之后,这孩子就彻底变了个人。

5.
为了庆祝大天狗满级满星毕业,安倍晴明特地给他批了个毕业旅行。他是个ssr,满身极品御魂强无敌,阴阳师自然没什么好担心的,就放心让他一人放飞自我去了。
他这一飞就飞到了黑夜山。
黑夜山上有个巨大的妖怪,丑得不堪入目令人发指。八颗狰狞的头颅吐着信子张牙舞爪,十分可怖。大天狗第一次见到八岐大蛇的时候,被他的丑陋深深地震撼了。
但随后他又见到了一个很美的妖怪。
狐耳茸尾,细胳膊细腿。长着一双细水长流的桃花眼,笑起来勾的这山间美不胜收的潋滟春光都失了颜色。
他又他的美丽深深地震撼了。
彼时妖狐正蓄着最后一发力对抗八岐,他凝足了气力甩出两记风刃——也仅仅是两记。他和他的阴阳师已经残了血,这两下下去那大蛇却还剩下血皮。
八岐已经嘶吼着朝他们袭来,这一下必然会让他们倒下。
大天狗来不及思索,他本能地觉得美丽的东西是不能被丑陋的东西欺负的,在那凶恶的大蛇欺近美人时,一记风袭从袖口狠狠的甩了出去。
大蛇瞬间倒地,美人安然无恙。
他摇着团扇笑得一脸荡漾,沾沾自喜地等着美人来感谢自己。
却没想到对方正恶狠狠地对阴阳师说着:“你什么时候才能给我套像样的御魂,风头都让人抢了!”
啧,原来对方并不领情。
“保命要紧,你还管谁出风头?”那梳着高马尾,一副武士装扮的阴阳师说道:“你知道那是谁吗?那是安倍晴明家的式神,人家套着稀世珍奇的御魂,咱们怎么能比?”
“好了好了,人家好歹救了咱一命,快去跟人道个谢。”
妖狐也是少年心性,对着这个跟自己年龄相仿、能力却越出一大截的少年拉不下面子,他气鼓鼓道:“要去你自己去,我才不去。不就是一坐吃山空的纨绔子吗,投了个好胎了不起?”
说毕就拂了拂满身泥泞的衣襟,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
大天狗在风中凌乱,心更累了。
都怪自己这满身铜臭味,连美人都嫌弃自己了。

6.
回到寮里的大天狗消沉了好长时间。
他茶不思饭不想,整日就思索着该如何再见那漂亮的狐妖一面。
可对方嫌弃他的家世背景,这种天注定的东西,该如何改变呢?
他想了很久也还是不得其解,总不能把他阿爸的金库都炸了吧。
这晴明看自己的乖儿子出去旅行一趟,回来竟跟变了个人似的,心里也着急,变着法子哄他开心,带他去斗技场虐非洲人,又带他砍麒麟,得,还是闷闷不乐。
他旁敲侧击的想要问出缘由,哪想这大天狗从小是个不爱说话的,讲好听点是个冰山美男,说白了就是个闷葫芦。闷葫芦满怀心事缄口不言,可急坏了他家财万贯的富翁老爸。
直到有天,他依旧死马当活马医的带大天狗去横扫竞技场,这孩子灰蒙了多日的眼睛终于又见了光。
对手是他曾经在皇室的故友——源博雅。博雅就带了一个输出,一只金瞳银发的狐狸。晴明暗自得意,不说这妖狐突几下没个定数,开场前看了下还没满级,被他的狗子撂倒是分分钟的事。他自得其乐得站一边摇起了扇子,把场子交给大天狗掌控。
然后他就懵逼了。
大天狗悠哉悠哉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目光紧紧的盯着妖狐看。轮到他的回合也不急着出手,倒计时了才不情不愿的朝对面阴阳师耍风袭,全程都他妈普攻。
安倍晴明无语了,源博雅也无语了,妖狐也挺蒙圈的。这狗别是傻的吧?
这狗不傻,他就是思春了。
看见妖狐突突突的突个不停把自己血都打掉一半,还在那勾着唇傻笑。自己这边要是攻击打到了妖狐身上,还能换来他一记冰冷的眼刀。
这下傻子都能看明白了,这尼玛是少男怀春啊。
安倍晴明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天,他的满级满星钻石队伍,输给了一支连一个六星都没有的非洲军团。
真是寒风飘逸洒满我的脸,吾儿叛逆伤透我的心。

7.
孩子大了总得找对象,这也无可厚非,晴明自诩是个开明的家长,不反对自己的孩子自由恋爱。
何况那小狐狸长得水灵,模样顶好,跟他儿子也算一对璧人,郎才郎貌。虽然家世平庸,但只要人好,他是不介意门当户对这回事的,反正他家金山银山什么都有,养百八十个狐狸都绰绰有余。这么想着他就豁然开朗了,找到了少男烦恼的源头,那么就该从根源入手开始解决问题。
大天狗感情迟钝,到现在还处在一个人默默思春的纯情阶段。皇帝不急急死……不是,儿子不急急死做老父亲的,安倍晴明拘一把辛酸泪,决心为了儿子的终身大事再操一把心。
娶媳妇儿最重要的是聘礼得体面,这点对阴阳师首富来讲当然不是问题。晴明暗搓搓地结算了自己的资产,把大半财产偷偷转移到了大天狗名下,连整座寮都毫不手软的全过到他名下,权当给他做婚房。
他笑眯眯地把一纸财产转移证书交到大天狗手里,沾沾自得道:“去吧儿子,去完成你的梦想吧!”
大天狗接过那一张薄纸,待看清上面的字之后整个人都开始颤抖。手指不自觉地攥紧,纸张被他掐出了道道褶皱,他整个人气血翻涌,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晴明不知道他是太过震惊还是太过感动,只觉得他似乎快要哭的像个200斤的狗子了。他拍了拍大天狗的肩,喜滋滋道:“你也不要太感动了,阿爸的东西不迟早都是你的吗?”
“为什么?”大天狗紧咬牙关,好不容易才憋出一句:“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晴明蒙了,这是什么情况?
又听他道:“我的梦想,我的爱情,岂能让这庸俗的金钱玷污?!”
安倍晴明两眼一黑,昏厥了。

8.
后来这事也没协商出个结果。安倍晴明觉着自己的儿子是个二傻子,企图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谁料大天狗不是二傻子,是个一根筋,见晴明非得把万贯家财全往他身上堆,气的他一纸状书就把自己的父亲给告了。
“吾有吾自己的坚持,”大天狗义正言辞地向阎罗殿里的两人解释:“何况,妖狐最讨厌的就是吾的钱吾的身家,吾怎可要这些东西?”
大殿内鸦雀无声,沉寂良久。
阎魔轻咳了一声,尽量掩饰自己不断抽动的嘴角,“大人今天前来,是想让吾帮汝将这些财产原封不动还给晴明是么?”
大天狗点头:“正是如此。”
阎魔一阵无语,过会儿才道:“那好吧。大人请回吧,吾会尽快处理此事。”
“劳烦阎魔大人了。”

不出几日,大天狗为了不继承家产把自己的老父亲告上地府的消息传遍了平安京,成了人们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话题。这事儿有意思的很,传了好几天也没有消偃的迹象,自然又是传到了妖狐耳朵里。
妖狐坐在茶馆里听人讲八卦,又是气不打一处来。好嘛,这可真是人比人气死人,从小就高人一等就算了,现在还能有这么骚的操作?他不就是投胎水平差了点,自己要是生在晴明家,早就是平安京第一连突王了,非得把这不解风情的二愣子翅膀都突秃了不可。
他气鼓鼓地往嘴里猛灌茶水,当酒似的排解不服。喝着喝着就越来越心塞了,长叹了口气道:“哎,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晴明阿爸,您还缺儿子吗?会乖乖继承家产的那种。”
“缺的,”声后响起了一道声音,吓得妖狐跳了一下,回头才发现自己身后不知何时站着方才还在被他念叨着的主人公。
而那个被他挤兑的少年也正一脸严肃的杵在身后,虽然对方紧绷着脸一副故作深沉的模样,但妖狐还是从他涨红的脸颊与紧绞衣摆的手指里看出了他的紧张。
阴阳师摇着折扇笑得一脸荡漾:“你爸爸我不仅缺儿子,还缺儿媳呢。”

(完)

评论 ( 12 )
热度 ( 290 )

© 一碗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