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崽】Jar-owl 4

*填一下新坑 狗老师和学生狐~



初秋时节,蝉鸣悠扬。阳光明媚耀眼,播撒着不偏不倚的适宜温度,空气里全是香甜的花草气息。

妖狐深吸一口气,空气里阳光的气息熏得他胸腔也暖热起来。仰头眯着眼任阳光倾洒,浑身上下都被晒的暖烘烘的。他用手背覆着睁不开的双眼,从指缝间汲取着恣意的光明与灼热,连心境也不自禁的开始变得热切起来,像这灼灼燃烧的太阳,像明亮悠远的晴空。

今天是他正式踏入大学生涯的第一天。

周围人声萦绕,来来往往一片热闹。十八九岁的少年少女扬着青春洋溢的脸,挂着无忧无虑的笑,在家长的陪同下欢天喜地的迎来最快乐的青春时光。

他孤身一人,独自挟着一堆沉重的行李,身影显得有些落寞,内心却填着难得的满足与欣悦。他曾以为这样的生活离他太过遥远,甚至可望不可即,此刻却实实在在站在这片土地,成为了这座名学府的一名成员,他与周围快快乐乐的小年轻没有什么区别——某种意义上。

擒在手中的录取通知书被他越攥越紧,表面再如何平静,还是被一些无法控制的小动作泄露了内心难言的激动。平安京大学虽不是什么一流学府,但也是国内的重点,如今他终于成了莘莘学子中的一员,那些错乱的过往,生活的阴面,糟糕的现实,都不足以阻碍他继续前行,往着自己希冀的方向奔跑的脚步。

他觉得鼻头有些酸。

这一天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或许只是一个平淡的开学之日,但于妖狐而言,它更意味着一次驶向新生的扬帆。

一切都充满希望,一切都热血澎湃。

 

嘀——

背后传来一道尖利刺耳的汽车喇叭声,妖狐下意识的往路边避了两步。在周围的惊呼声中他感到有一阵风从他声边擦过,伴随着巨大的引擎轰鸣声。耳膜被空气震的难受,外套也被划过的风吹得鼓起,长发四散飘扬,视线模糊间只隐约察觉眼里掠过一片炫亮的明黄色,比阳光更加刺眼。

稳了稳身子,他才从凌乱之中回过神,理着沾了灰尘的衣服与头发,内心一阵烦躁。余光瞥见刚才划过的车辆骚包的车尾,巨大的排气管送出一堆缥缈的尾气,沿着马路拉出一长条灰线。

妖狐嫌恶地摇了摇手,驱散着被风送到他眼前的尾气,完了还是被呛到,咳了几声,心里大骂在学院里装逼的傻x。

他自顾自的腹诽着,没注意到前方的大黄色跑车放慢了速度,打了个转又沿着原路返还过来。

直到视线又被一整片明黄色占据,他才在一片惊愕中目瞪口呆地看到了敞篷车里那张戴着墨镜,无比酷帅拉风,又无比熟悉的他的……炮友的脸。

妖狐微张着嘴,提了几次气都不知该何如面对他突然出现在面前的炮友。

一周前他们还在飘散着熏香的套间里赤裸相见,极尽缠绵。正当妖狐快要忘记那张天妒人怨的帅脸和那一夜销魂蚀骨的体验时,他竟再次出现,在一个他永远无法预料的时间与地点。

那男人正气定神闲的坐在车里看他。依然一身高定西服穿的板正熨帖,搭着方向盘的手从西装袖口里若隐若现的显出一只品味高雅的航海表,浑身上下透着显而易见的贵气。他今天不像那日在酒吧里那般随意,先前细碎的刘海被悉数揽起梳了个背头,又在耳后扎了个低马尾,显得气场十足。

妖狐不认识这辆张扬骚包的车,但他知道但凡跑车都跟高昂沾了那么点边,何况是这种从车身线型外观上一眼就能看得出的不一般。几日之前他很抗拒与这个男人有进一步的联系,因此对他的身份来头也完全不敢兴趣,此时却不得不起疑,他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他的学校里?

大学里不乏开着跑车炫耀发骚的富二代,但这个男人从年龄和气质看都不像是学生,那么只有两种可能:他因为一些原因来此办事,或者……他本身就是这个学校的人。

后面的猜测令他隐隐不安,还没想好该怎么化解这种相逢不相认的尴尬,车里的男人却已抢先开口,不给他逃避的退路。

“一个人么?”大天狗悠悠地看着他,妖狐看不到他被墨镜阻挡的眼神,只听见副驾驶的门咔哒一下,被他解了锁,随即男人的声音又响起:“18号楼有些远,你一个人拖这么多行李不方便。”

“上车吧,我载你一程。”

妖狐呆呆地看着他,一时间不知该作何反应。内心的不安愈加强烈,18号楼是他的宿舍,这个人为什么会知道?

大天狗看他一副完全蒙了的模样,心下觉得好玩。男孩今天完全不复酒吧里明艳撩人的模样,穿着最普通不过的休闲装和帆布鞋,长发随意扎起。脸上没有任何油彩脂粉的堆砌,即使素颜依然扎眼。他扣着一个泛旧的单肩包,整个人简单并且纯粹,与普通的大学生没什么两样。

大天狗不禁笑了一声,他缓缓摘了鼻梁上的墨镜,露出一张帅的晃眼的俊脸。

“怕什么?不会吃了你的,”他噙着勾人的笑逗弄已经完全傻眼的男孩,“作为老师,照顾学生不是应该的么?”

妖狐站在阳光下浑然当机,脑海如浆糊一般空白一片。


评论 ( 5 )
热度 ( 183 )

© 一碗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