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猛虎 见素抱朴

【狗崽】Jar-owl 32


刚踏出的步伐,最终还是收了回来。
大天狗僵直着脊背转过身,皮鞋踩在上了年代的灰漆水泥地板上,发出沉闷空荡的响声。他踩着掉漆的地板一步一步按着原路线又回到沙发边上站定,自上而下盯着沙发上的男人,冷声问道:“你为什么会知道饭纲家?”
“看来我猜对了。”稻荷艰难地动了动身子,又用双手撑着沙发使了点劲,终于抬起了上半身,喘气着说道:“你果然是饭纲家的人。”
大天狗心愈沉,眉头也拧得愈深,这个大门都迈不出去的残废,没道理会知道自己家的事,更何况他过去三十年的记忆里也没有一星半点关于这个人的碎片。
他从来没在外界公开过自己的身份和家庭背景,除了相熟的朋友,没有人知道他大学教授的身份背后有一个钟鸣鼎食的财...

ad love上架了一些余本 一共20本卖完不补啦 不二刷 

链接戳我

【狗崽】Jar-owl 31

31
一场台风席卷了整座城市,伴随淅沥小雨,卷走了夏日蝉声,也冲刷尽残留的余热。时间还是不急不缓地淌着,季节却在不知不觉中的某个瞬间完成了更替。随着整个世界从绿意盎然步入金灿火红,夏天也正式走向终结,时间的接力棒交付到了秋日的手中。
妖狐望了眼远处愈加暮霭深沉的天空,大团的乌云正涌动着酝酿一场风暴,连续阴沉几日的天气不但未见转好,似乎有愈加糟糕的趋势。双手合上落地窗,又将整面浮雕沙窗帘从两边拉上,外头风雨欲来的暗沉景色被盖了个严实。深灰色的窗帘有些厚重,拉起来颇费力,妖狐暗自腹诽大天狗老干部似的品味——这一抹色的水灰也太老气。等窗帘全合起来了,窗外呼啸的风声和草木摇曳的沙声也都被隔绝了干干净净,屋...

【狗崽】Jar-owl 30

*今天也在修仙 想不到吧

“你不就是想套我话么。”妖狐沉默了一阵,不情不愿地闷声说道。
虽然被他诓了一瞬,但妖狐还没傻到谙不透他的话里有话。他还没想好该怎么开口,只绞着大天狗的手指把玩,低头专注地盯着两人交缠的双手,不去直视对方始终放在他身上的目光。
大天狗用另一只空出来的手去揉他凌乱的头发,将一缕贴在脸颊的鬓发别到耳后,才笑着说道:“我只是想要对你多一些了解。”
这话说得深情似海、柔情似水,配上他帅得一塌糊涂的脸,由那张风流多情的薄唇吐出,在一泓缠绵柔情目光中心的妖狐,此刻像是踏入了一个温柔含情的陷阱,被大天狗用一身温玉软绸包裹住满身尖刺,令他于无形处不知不觉地卸下那身生硬防备。
妖狐随着他的抚弄渐渐...

已经陆续开始发货啦

【狗崽】Jar-owl 27

*晚上双更

27
这是妖狐第一次没有以每一个毛孔都抗拒排斥的心情踏回那个腐朽残败的所谓的家,他满心只剩下敞开心怀后的豁然开朗,以及爱情浇灌出的甜蜜。心头甚至有些愉悦,步伐也轻快自在,似乎屋里的情景对他而言已然不能造成分毫的影响。
锈迹斑斑的铁门在移动时依然发出刺耳难听的声音,妖狐拧了拧耳朵,才想起来昨天明明记得要上油,最终却因为一场混乱而没来得及实施。
——等收拾完再弄吧。他看着一地碎渣想着,蹲下身从脚边一堆杂乱中拾起一个塑料袋,随着一路朝里走去的步伐顺手捡起比较大件的垃圾,然后放进塑料袋里。
一路收拾到客厅中央,妖狐才注意到正不动声色坐在轮椅上的男人,对方依旧是一副灰败死气的面容,双目无神且浑浊,但...

【狗崽】Jar-owl 26

26
警车的动静很快惊动了弄堂里的居民,逼仄的巷子不多时就挤满了看热闹的人群,警务人员和医护人员一边要应付现场的混乱,一边忙着排查肇事的源头,凌晨时分的居民区闹闹哄哄,跟开了锅炒豆子似的一派嘈杂。
骈肩叠迹,人声鼎沸,灯火通明下的万千纷扰,却再也影响不了于喧嚣中紧紧相拥的身影。
妖狐埋在男人温热宽厚的肩膀里无声抽泣,周围哄闹的人群、错杂的光景都在他们身后渐渐归于沉寂,变成迷糊惨淡的光影。
他的世界里只剩下这个给予他勇气、温暖和归宿的怀抱,所有生活的苦难、现实的重担,皆随着这个救赎般的拥抱被他弃掷于那些无关痛痒的人来人往之中。
大天狗感受到从肩头传递而来的温热,心脏不自觉地揪了一下。里头溢满了酸酸涨涨的情...

【轰爆】成人礼 02


再后来那小孩到底有没有打赢那一帮人,轰焦冻不得而知。
他一边觉得留点未知的悬念似乎也挺有意思,一边又主观地认定自己看好的人,最后必然拿下了这场战争。
他无法解释自己为何会对一群小孩子的无聊斗争起了兴趣。或许是人群中最弱小的孩子有着最顽强的力量,又或许是某种他久违的狠厉与果决出现在一个看上去不过10岁左右的孩子身上,让他有种见到了曾经的自己的恍惚。
那天晚上他不过是办事途中偶然经过,却不曾想会驻足围观小孩打架以至差点错过会议。
但当他坐在气氛压抑的会议室里听下属机械式地报告数据时,他又心不在焉地想,还是那场深街小巷里的斗殴更有意思些。
那似乎成了轰焦冻乏味冷冰的世界里仅有的温度。而它是炽热的、是滚烫的,让...

1 / 11

© 一碗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