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一碗栗子肉

【狗崽】Advertising Love 番外(1)

*开始腿番外 预计总3w左右 这是第一篇的上篇 下篇网络上不放了 是个车 到时候收进本子里~可以配合qaf的插曲《save the last dance forme》食用

回程的班机因为气流的缘故导致了延误,使得原本算计好可以掐着点赶上发布会尾声的妖狐生生错过了他一手策划出来的盛典。他在发布会上临时插入的环节二虽然名义上为一场VR直播,实则是前一日就录制剪辑好的视频进行的转播。为了这短短几分钟的视频,妖狐连着几日脚不沾地,刚从漫长的高空飞行里抽身,又马不停蹄的在语言不通的异国他乡到处穿梭。
好在虽然紧赶慢赶着,最后的成品倒也并没有差强人意,依旧赢得了满堂喝彩。
如果不算上飞机延误这个预料外的小插曲,...

【狗崽】Jar-owl 12

*这车终于开了 有轻微BDSM 不适者慎入


戳这里

【狗崽】Jar-owl 11

*依然在前戏 这车还得再接着开qaq


戳这里

【狗崽】Jar-owl 9-10

*庆祝#大天狗妖狐#超级话题开通发个车(虽然是个车头)大家记得去微博关注话题呀~顺便多多发微博,剩下的车过两天接着开。


09


他说,Try me。

妖狐感到体内烧起了一把火,是被大天狗截胡好事后迸发的怒火,又似乎夹杂着一些其他的东西。

他有些不知所措。

凝滞的空气里弥漫着尴尬的氛围,另一边的陌生男孩似懂非懂的望着无声对峙的两人,坐也不是站也不是。那个临时闯入的男人浑身上下都迸发着一股不怒自威的强大气场,连周围的空气都变得极具压迫感。

心底那把火快要烧到喉咙口,妖狐吞了口唾液企图缓解这股燥感,又深吸了一口浑浊的空气,烟酒气味刺激着鼻腔直达胸肺,才总算拽回些他愈加飘...

【狗崽】Jar-owl 08

“好了,”大天狗终于让他的手指离开了某人越来越烫的脸颊,轻笑道:“先去上课吧。”
妖狐如获大赦,紧了紧背包带子便欲离去。大天狗眼尖,一把拽住准备逃走的小孩,又似笑非笑道:“我是什么洪水猛兽么,让你见了就要逃?”说完又换上一副哀怨愁绪的模样,“你这般不待见我,我会伤心的。”他拧着眉,漂亮的嘴唇微微撅起,眼神里的纠结哀婉也拿捏的恰到好处。
演技可以达到一百分。
换了旁人定是早就于心不忍了,妖狐却只想扶额。他抖了抖满身鸡皮疙瘩,这老男人脸皮厚实他是见识过的,脱了衣服是禽兽,穿上衣服是衣冠禽兽,床上床下都叫人难以招架。他冷着一张脸转过身,扬起下巴嗤笑道:“不是老师让我去上课的么?您岁数还没有老到几秒钟之前说...

【双龙组】【狗崽】风之声 02

*短小的一章 这章没有狗崽w


灯光忽明忽灭,偌大的厅堂里光华流转,人声嗡嗡。

荒释开了这个短暂的拥抱。

他还未来得及回答他的问题。

骤然落空的怀抱里变得空荡荡的,行为先于思想回归了现实,一目连陷入背后的座椅,茫然地注视着那人往舞台走去的背影。

身高腿长,肩宽腰窄,天生一副模特架子的男人即使只留一个背影,也依然光彩夺目到聚焦全场的目光。一抔灯光追随着他高挑的身影一路从过道打到舞台中央,最终与台上凝照在他身上的聚光灯融为一体。

他着一身深宝蓝色丝绒西装,在舞台灯的照耀下泛着华丽的光泽。身长玉立的男人稳稳地站立在舞台中央,接受着一众惊叹、艳羡、赞赏的目光洗礼。...

【信白】狐诀

*不是坑。就是试试手感 一发完。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


在亲眼见到青丘一夜之内被夷为平地之前,李白只当这是世人为了吹捧传说中的人物,使传闻看起来更加活色灵现而进行的夸大其词。

人么,总喜欢把英雄人物描述的天上有地下无,对于强者的敬仰是与生俱来的,又理所当然。

但他向来对这些被传得神乎其神的所谓英雄不屑一顾。他自己便是闻名遐迩的侠士,仗剑走过天涯,阅尽大千也轰动长安,一袭不染纤尘的白衣拖曳过的滚滚红尘里,留下的是永垂青古的不朽光辉。

他纵意烂漫,潇洒人间。世间万态,无可入眼。

直到目之所及之处,滚滚浓烟里,那执着长枪向他阔步走来的男人,于一朝一夕之间...

【狗崽】Jar-owl 07

*没错是双更!

妖狐当机了几秒钟的时间,随即在众人的目光下淡定如常的摊好自己的教材,安安静静地端坐好。
他不傻,就是心里再不爽,在这种场合下也不得不强装镇定。可他也清楚的知道,之前期望着大天狗能碍着这层关系下的道德标准,与他划清界限恪守师道的那点侥幸,都是他的一厢情愿。
他早该猜到这个结果。
正常教授的收入哪负担得起百来万的跑车,而他甚至毫不避嫌地驾着他那昂贵的座驾在校园里招摇过市,就差把“老子很有钱”几个大字刻脑门上了。但凡教授都恨不得越是低调越好,他却偏偏反其道而行,完全无视学校那套规章制度与公众对教授这一职业的标准看法,张扬跋扈地走着自己的路子。
何况他还出入消费高昂的声色场所,熟门熟路地钓凯子。...

【狗崽】Jar-owl 06

06


夏末初秋的时节,不算很热,但日头依旧晒。妖狐自认自己皮糙肉厚,不是什么矜贵的体质,军训结束时还是被曝晒的脱了层皮,原先白皙的皮肤晒得通红,脸上到处还起着细小的皮。他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皱起眉,这幅形象没法化妆,酒吧那边的驻唱看来还得继续旷几天。

大天狗自开学那天跟他周旋了一趟之后,余下几日便一直不见人影,军训结束的最后一天才象征性地出现在操场,以辅导员的身份跟全体新闻学专业的学子互动问候了一番。他倒没有对妖狐区别对待,只当他是自己芸芸学子中的一员,连看他的眼神都是分外单纯又和蔼,就好像他们之间从来没干过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似的。妖狐懒得管他,对方装路人他也乐得轻松,省的自己...

【双龙组】【狗崽】风之声

*娱乐圈paro 天王荒x过气歌手连
*副cp狗崽注意

这个晚上似乎太过漫长了些。
一目连将手搭在交叠的双腿上,无意识的攥紧了手下的布料。
他不是没见过大场面,却又没由来地在这场小小的颁奖典礼上紧张起来。
还仅仅是坐在台下而已。
身旁那股强大的气场像是无声无息的飓风,在他周身笼成一圈禁锢,使他整个人都莫名的紧张起来。
荒只是随意散漫地坐着。他目不斜视地专注舞台的方向,姿态慵懒随性,一身笔挺西服穿得一丝不苟,发型和妆容都精心打理过,风流韵致的像是中古世纪的王子。
一目连用余光打量他被昏暗的灯光模糊掉的轮廓,雕刻般的侧脸,挺直的鼻梁,弓形的唇勾着一抹温柔邪魅的笑。
这个刚被某杂志评选为“年度最想睡的男艺人”榜单第一...

1 / 8

© 一碗栗 | Powered by LOFTER